自白
发布时间: 2018-04-11 浏览次数: 10 文章作者:

剧本梗概:

这个剧本讲的是地球人在占领火星,一艘从地球飞往火星的飞船被火星人劫住,乘客面临死亡的困境下,各人发出来自内心深处的自白,在获救后继续前往火星,当然,最后这只是个排练的场面,是个戏中戏。火星代表着每个人心中能够实现欲望的地方,但在前往的过程中被劫,经历生死,剧中人物意识到只有在一切毁灭的时候,人之将死的时候,才存在最纯粹的追求。然而,当毁灭远离的时候,一切又将从新开始。

  

  

人物介绍:

情圣:是爱欲的象征。

艺术狂:是追求病态的象征。

军神:控制欲,占有欲的象征。

美女:生活在上,爱情在下的一种人。

商人:金钱在上,亲情在下的一种人。

新兵:荣誉在上,贡献在下的一种人。

记者:服从在上,突破在下的一种人。

编剧:编织世界的隐形巨手。

第一场

舞台上一片漆黑,大约五秒之后,舞台背景是火星在太空中的图像,灯光有点昏暗,舞台上站着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正在对着空气大声的朗诵。

情圣啊!爱情是多么的美好,

好像花儿一样的美丽,如此的诱人。

在这春风和煦的日子里,

我向你告白。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我忍不住想着你,

你让我拥有了爱情,

让我觉得喝了蜜一样的甜蜜。

你的双手,是这么的小巧,

你的皮肤,是这么的白皙,

你,是万中无一的,

你,是独一无二的,

你,是我世界的中心。

没有你,我会怎么过,

没有你,我会怎么活,

只有你,才是我的一切。

如花,我爱你一生一世,

不,是永生永世。

即使是天崩地裂,即使是海枯石烂,

我们也要在一起。

【当情圣读完之后,舞台上灯光熄灭,大约几秒后,同情圣一般的舞台布置,一个穿的很普通,但不修边幅的男人出现。

艺术狂:啊!我是多么的热爱你啊,

我为了你,从不在意自己的容颜。

让世界少了一位风华绝代的帅哥,

却让世界多了一位宇内超觉得思想家。

我为了你,从不去追求女人。

因为,她们都是些麻烦,

她们只是肉体的肥猪,

精神上面的小蚂蚁。

我一不小心,就会弄死一两个

谁叫我的精神世界如此强大。

在我的眼中,只有病态才是最美,

在我眼中,只有罪恶才值得书写,

在我眼中,挑毛病是我的天职。

我不会将就,更不会妥协,

即使人类灭亡,即使世界毁灭,

我只会欣赏其美丽。

【当艺术狂读完之后,舞台上灯光熄灭,几秒后,同情圣的舞台布置,一个穿着得体的青年站在舞台上。

军神:啊!指挥千军,挥斥方遒,

这种感觉真好

我没有情圣的爱情

那种缠绵而又脆弱的东西

我没有艺术狂的精神

那种看不见却折腾人的东西

那问我有什么

我只有一个愿望

我要攻占火星

【当军神结束之后,舞台又变的黑暗。

第二场

【舞台还是黑暗中,但是有一个声音传来。

广播员:各位乘客晚上好!欢迎乘坐我们公司的星级飞船,newbulashi

2号播音员为您介绍现在情况。

【声音渐渐消失,灯光以昏暗的色调打亮了全场,舞台上摆着两排座椅,以在飞机上座位的形式摆着,上面坐着几位飞往火星的乘客。

商人:拿着自己的手机,给旁边的人看)你看看,好消息,我方

地球联军再一次挫败火星族的负隅顽抗。

新兵:(推开手机)是啊,下次就应该考虑火星移民了。

编剧:多亏科技发达啊。

美女那你们现在去火星干什么?说要定居,还不怎么安定。

商人:我要去做生意,听说火星人都不穿衣服的,到那肯定赚翻。

编剧:我去传播文明,我是个文化教育者。

美女:我是去找我的老公。

记者:我是记者,目标是诺贝鼻和平奖。

广播员:大家不要说话了,现在是欣赏音乐时间。

【此时音乐响起,舞台变黑。

歌词:我们是地球人

天天开着飞船

去月球和火星

将来还到很多星

一颗两颗,连成线

为了我们的梦想

我们一起去远方

【此时歌声中断,传来警报声,舞台上红灯闪烁。

播音员:我们飞船遭到火星巨人的袭击,由于是民航,武力不足,飞

船将要被摧毁,请各自驾着小飞艇逃生,希望各位买了我

公司的保险。各位,我先飞了,我已经发出光信息,希望

你们坚持到联军来临,有缘再见。

  

【此时播音台声音消失,只剩下嘟嘟的响声回荡在红光闪烁的舞台

上。

  

第三场

人物:火星人、美女、新兵、记者、编剧、商人

【一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火星人:有啊被呼入了,就噶!(就是你们被俘虏了)

【舞台渐渐亮起,一个布置的乱七八糟,好像牢房一样的房间出现,几个衣饰凌乱,十分狼狈的人出现,或是站着,或是坐着地上,倚在墙上,场上是一阵寂静。美女十分紧张的,但是看到新兵的军服,却第一时间来问他。

美女:我们该怎么办?

新兵看着美女问自己,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在低头思考。

  

商人:(商人此时也是很着急,自言自语的说)他们这是要干嘛?为

什么抓我?我的货呢?该不是来劫我的货吧。

记者很是无语的看着商人。

记者:货?就为你卖的那些衣服?你不知道刚刚进来的火星人不穿衣

服吗?

商人:(很是不高兴)可我看到他穿了内裤,是我家专卖的。

美女:你们两个很熟吗?不要闹了。

编剧:(编剧突然抬头)我想到了,我看过记载,就从一百多年前,

美国总统还是奥巴马,英国首相还是卡梅隆时期,地球上就有

许多人被火星人抓走。隆时期,地球上就有许多人被火星人抓

走。

美女:(急着问道)为什么?

记者:为了改造基因

美女:(美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吓得瘫坐在地上。)

商人:(此时商人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商人:比较怪异的声调)那就是无性命之忧啦?

记者:记者听后,比较怪异的看着商人)

商人:(急急地回到)没有生命危险不是很好么,我来的时候家里

狗和猫还生了孩子。

新兵:(一直不说话的新兵却嘲笑了起来,看着他们。)

新兵:你们想的太好了,经过一百多年,火星人的基因早就很好了。

美女那你说他们为什么攻击我们。

新兵看着傻子一样。

新兵:我们都快统治火星了,不住的压着打,难道就不许火星人反击

吗?我可听说,兔子逼急了还咬人。何况他们在研究生化武

器。

商人此时听了又变的着急了。

商人:难道我短短的人生就在这里会结束吗?

记者:我可不想成为武器。

美女:那我们该怎么办?

【大家都没有说话,都在思考中。

  

第四场

【此时舞台上灯光变暗,只有记者的那里灯亮了,小李很是淡定的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在写些什么。记者写了几下,突然抬头,望着观众

记者:既然这次逃生几无可能,我就写下几句,作为我最后的告别,

希望火星人不认识英语。我从小就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可是我

妈告诉我,如果我成为了艺术家,就会变成变态狂,那时不懂

事,把我吓住了。长大点,我想成为一名宇航员,可是,我爸

告诉我,宇航员没有出路,就像一百多年前的司机那样,容

易得病,收入不高。大学时,我想成为演员,可惜,我女朋

友知道了,就要和我分手,说我颜值太高,怕我出名以后沾

花惹草。现在,他们都不在了,我就是个不正式的记者,快要

死去的记者。什么交叉奖,什么诺贝鼻奖,都不算什么。

(此时大话西游音乐响起)从前有无数次机会摆在我面前,我

没有好好珍惜,现在我后悔了,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次机会,

我会对我爸妈说:我想成为宇航员,这是我的梦想,如果要

为这个梦想加个期限,我会说:一万年

【此时舞台上的灯光变暗,只有商人的哪里灯亮了,小王很是深情的拿出一张照片,在回忆着什么。商人抬起头看着观众。

商人:我不为自己的工作而遗憾,但是我现在很是害怕。我要成为生

化武器,不知道有多少人,不知道多少家庭会因我而变的伤心。

我从地球来,到火星去,为了赚更多的钱,不顾妻儿的苦留。

这是上天在惩罚我吧,让我利欲熏心,让我浑身发热,这是金

钱啊,我的最爱。如今,我被抓来了,注定什么都没有了,到

最后,原来我最舍不得的是我的妻儿。我好后悔,没有多陪陪

她们。(此时东邪西毒的音乐响起)果然,有些人是离开之后,

才会发现离开了的人才是自己的最爱。

【此时舞台上的灯光变暗,只有美女的那出灯亮了,美女此时拿着胸前的项链,在哭泣着。

美女:为了爱,我不后悔,现在被抓住,快要死了,我却不伤心,反

而有点快乐。是的,我很快乐,因为我将要和他永远在一起了。

但我为当初后悔,我爱他,我们将要结婚,他很穷,连飞船都

买不起。我就觉得我们应该等等再结婚,于是我劝他去参军,

他很认真,果然,不久后他就成为一名光荣的联盟军战士。早

知道现在,多奋斗些年,也是可以的,我好后悔,但现在,我

要去找他了。(花样年华音乐响起)果然,在什么都没有了,

才是最真的,樱花之开一季,真爱只有一次。我不是寂寞,所

以我是真爱他。

【此时舞台上的灯光变暗,只有小武的那里出现了灯光,小武看着自己的军帽。

新兵:作为军人,我可以敏感的感受到他们的回忆,但我作为军人,

就不能像他们这样后悔。兵败被抓是正常的,死去是正常的。

但我不允许自己默默无闻的死去,然而,我要死的有价值,但

是现在,任何值得我付出,体现自己的价值的都不存在。一切

荣誉原只是水中捞月,唯有实干才是出路。(此时一代宗师音

乐响起)难怪我爸常说:做羹要讲究火候。火候不到,众口难

调,火候过了,事情就焦。当兵也是这样。

【此时舞台变暗,只有编剧那里亮了起来,编剧负着双手。

编剧:我没有爱的人,也没有父母的牵绊,更没有妻儿。我现在做的

就是我的梦想。原来只面临绝境,才是看破人生,现在,我可

以理解了,但做不到

  

第五场

【此时灯光全部熄灭,一个声音从暗中传来。

播音员:幸好你们都在,我是你们可爱可亲的广播员,恭喜你们获救

了。联盟军队已经消灭袭击的火星人,你们安全了。请各位

上我们的飞船,继续你们的旅程吧。追寻你们的梦想。

【此时舞台变亮,每个人都很安静的望着

商人:我们获救了

记者:对,我们不用死了。

编剧:你们还要继续去吗?

新兵:当然。

记者:还是去看一下。

美女:我也是

商人:我也要去,但会很快回去的。

编剧:好了,今天到此为止,排练结束,大家今天状态不错,散了吧。

【当编剧拍拍手说结束的时候,每个人都散开,做出疲惫状,纷纷从舞台各处下场。此时舞台灯光变暗。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