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希望
发布时间: 2018-04-11 浏览次数: 10 文章作者:

故事梗概:该微电影剧本根据真实的新闻事件进行改编。描写北京某城中村失火而引发的诸多令人们去思考的社会现实问题。这个标榜着言论自由的世界,据说是网络发达信息量大的世界,这一事件却依旧被某种力量操控着而压制了下来。主人公林小飞作为一名社会新闻记者前去走访,想去探寻这事件背后的真实。他出于对自己职业道德的操守,让他想用真实的镜头去记录下来,却遭到当地保卫人员的阻挠和上司的不满。但是他坚守自己的心,用真实展现了村中的落寞、破败以及人们的冷漠无情和麻木的心灵。通过对形形色色的人物的描绘,表现村中人大火后真实的生活状态。当然在面对这些人情冷漠、困难与曲折的背后甚至是天灾人祸面前,我们还是要对生活抱有无限的希望。

人物简介:

1、主要人物:

林小飞:北京某家传媒公司的社会新闻记者,为人正直,有着良好的职业道德操守,他敢于去探寻事件背后的真实。面对种种阻碍,他义无反顾。用真实的镜头记录下了这场事件背后所存在的一些发人深思的社会问题以及对于人性的拷问。他的行为最后也获得了回报和尊重。

保安队长:当地的一名保安,蛮横,对林小飞的拍摄行为反感强烈。

主编(张强):林小飞公司的上级,得知林小飞此次拍摄的目的后,一直在阻碍林小飞的想法。不注重报道真实性,只关注眼前利益,一切以公司利益为重。

林父:林小飞的父亲,与林小飞是同僚,是一名经验颇深的老记者。同时他也是对林小飞影响最大的人,也是林小飞事业上的引路人。十年前因为一次真实报道而触碰了在职公司与其他商家之间的底线,被停职在家。在家期间,他也经常发表一些特刊。他为此也并没有感到后悔,还经常教育林小飞要不能只顾利益,而忽略了道德准则和职业操守,要坚持真实的报道。

2、次要人物:

中年男子:城中村的住户,外来务工人员。大火之后,他一无所有。他也抱怨社会的不公,冷漠的人性充斥着他的心,但是他毅然选择继续前行,对生活抱有希望。

二头:六七岁的小男孩,城中村的住户。有着善良的心,爱护小生灵。因是家中的第二个孩子所以取名叫“二头”,他的哥哥大头三年前因为重病去世,他的父母也因这场大火失去了生命。二头成了孤儿,后来被林小飞送到了孤儿院。

3、客串:

城中村村民 拆楼工人 保安 同事小王


1、村口

北京,某城中村。

金黄色的牌坊上雕着金色的龙身,极具京味的檐角向上翘起。

富有传统气息雕刻的纹饰上印有“新建村”三个字样。

林小飞,故事的主人公。20出点头的岁数,文艺工作者的打扮,戴着眼镜。

村口的牌坊下,林小飞把摄像机放在了随身的背包里,向村子内走去。

画外音:真,一直是我所追随的,然而这也必将会是一次拷问心灵的旅程。

推片名:生活的希望

闪回

2、公司办公区

冬日暖阳的微光轻洒至屋内的桌角,丝丝带有着凉意的寒风吹开了窗前的帷幔。

阳台上,一株株新鲜的绿植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剔透。

3、公司办公区

办公桌前,林小飞正在电脑前修改着他要完成的新闻稿件。

手指在键盘上上下舞动着,伴随着“叮咣叮咣”的敲击键盘的声响,好似弹奏着一曲美妙的乐章。

敲完了稿子的最后一个标点符号,林小飞扭了扭自己疲惫不堪的脖颈。

他打开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漫无目的地刷起了朋友圈。

“北京新建村失火......

林小飞好奇地点了进去,手指往上滑动翻看着。

4、公司办公区

同事小王拿着一大摞的文件来到林小飞桌前。

小王:小飞,主编让你把新闻稿件马上送过去,对了还有......

小王把文件放在林小飞的办公桌上,按了按发酸的胳膊。

小王:这些文件主编说让你好好阅读,今天下午会有用。

林小飞: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小王:跟我还客气啥,我先走了。

林小飞点了点头,他放下了手机,拿着刚打印出来的新闻稿,向主编办公室走去。

5、主编办公室

林小飞敲了敲门。

主编:进来。

林小飞轻轻地扣上了门。

林小飞:主编,这是您要的新闻稿件。

主编看向林小飞。

主编:哦,好的。小飞,来,坐着说。

林小飞坐在了主编对面的椅子上。

主编从饮水机接了一杯水递到了林小飞面前。

林小飞不好意思地接过纸杯。

林小飞:主编,您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和我说。

主编:确实。小王给你拿过去的文件你看到了吧。

林小飞:看到了。

主编:是这样的,今天是咱们公司周年特刊推出的日子,你也知道,M公司现在与咱们公司的竞争是最激烈的,他们公司也会推出新的宣传作品。你的文字功底不错,今天下午的发布会上需要你尽最大努力去展示我们的能力,所以想让你特别“制定”一份特稿。但是前提是光做这些是不够的,我们要有所“技巧”。

林小飞:技巧?

主编:当然,我们需要的是加重宣传我们的特刊,让尽可能多的公司来对我们进行投资。

林小飞:那我需要怎么做?

主编:光需要真实的报道是远远不够的,要想与M公司对抗,我们要尽可能地“夸大”,去吸引别人的眼球,来为我们投资。

林小飞:夸大?那不成了欺骗了嘛?

主编脸色阴沉了下来。

主编:这怎么能是欺骗?!“夸大”也是一种表现手法,你还是太年轻。

林小飞:可是,这种事我想我做不到……

主编:别可是了,回去把文件好好看看,今天下午看你的表现了。

主编拍了拍林小飞的肩膀,扬起了略带深意的嘴角。

林小飞心里五味杂陈,默默地走出了主编办公室。

6、公司办公区

林小飞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然而他并没有去翻开那些厚重的文件。

他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又翻开了朋友圈。

他找到了刚刚的那条信息,想继续向下看,于是他点了进去。

然而手机的画面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

下面还有着一行字“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林小飞反复的按返回键,再进去。

可是还是一样的结果。

他的心就像是一摊死水被一颗石子激起了千层波澜,他无法平静。

他开始收拾起了自己的拍摄的设备。

闪回完

7、城中村内

林小飞的主观视角:

破碎的墙体和瓦片铺满了路面,道路两旁堆满了腐臭的生活垃圾。

大火过后,焦灼的气味弥漫在村中的胡同和小巷之中。

死寂、沉闷充斥着周围的空气,没有一丝丝的生气。

8、村中小巷内

裸露在外的水泥柱子和被大火熏黑的斑驳的墙面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的广告。

从小巷两侧衔接出来的一根根如蜘蛛网般的电线,肆意地杂乱地悬挂着,交织着。

店铺紧锁着大门,牌子也破烂不堪。

9、街道上

凹凸不平的水泥路面上挤满了破碎的砖头、瓦片。

一位年轻的妇女拖着厚重的蛇皮袋子艰难地行走,在她的身后紧跟着一名四五岁年纪的小男孩。

男孩:妈,我们去哪里?

妇女:家没了,我们去别的地方再重新安个家。

男孩诧异着:那我们去哪重新安个家?

妇女转过身看着男孩。

她抿着干涩的嘴角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

10、街道上

大大小小的店铺比比皆是,却也显得凌乱不堪。

店铺的卷帘门上贴着白色的封条。

林小飞从背包中拿出摄像机,却也小心翼翼。

他从较为宽敞的街道走向了一个隐秘的小胡同。

11、日 外 胡同口

这条胡同很狭窄,两侧的墙壁上贴满了小广告。

地上撒着零零碎碎的纸屑和玻璃碴子。

胡同口的石板上坐着一位老人,老人的身后是一堆堆的琐碎的石子、砖块垒成的“山”。

她佝偻着背,蜷缩着身,低着头一言不发。

老人身上穿着粗布的大棉袄,裹着略显笨重的棉裤,穿着老式的北京布鞋。

瑟瑟的寒风把老人头上包的头巾吹开,露出星星点点的银色的发丝。

12、日 外 胡同口

林小飞看着远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老人,惊奇却又诧异。

她一动也不动地坐在那,好似一尊石像般。

刺骨的寒风刮过,林小飞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想走上前去,却又怕惊扰了老人。

13、日 外 胡同里的小路上

林小飞穿梭在一条条狭窄的胡同中。

他在背包中拿出了相机,一边走着,一边四处观察留意着每个角落。

14、日 外 小路上

寒风吹过,周围一片寂寥。

枯枝在风中肆意地伸展着。

林小飞看到了一户人家的大门是敞开着的,木质的大门,却已破烂不堪。

门前挂着两个红灯笼,上面都浮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土,颜色也不那么鲜艳。

门的两侧贴有被撕的七零八碎的用毛笔书写的对联。

门口一片狼藉、破败。地上堆满了散落的衣服、家居用品和孩子的玩具。

15、日 内 房屋内

林小飞皱了皱紧锁的眉头,向屋内望去,已空无一人。

屋内的陈设也破烂不堪,密密麻麻地堆在各个角落,破败、杂乱。

16、日 内 屋内厨房

厨房的一角,油渍、污渍洒满了灶台、墙壁,结成了痂。

桌上一层层的泥巴、灰尘。

油盐酱醋调味品的瓶瓶罐罐也都变成了死气沉沉的美术静物。

17、日 外 胡同里

林小飞走出了那间屋子,向胡同的另一边走去。

胡同的墙壁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搬家的广告。

胡同口的水泥柱子上挂着“胡同内有房出租,路西内牌七号”字样的房屋出租广告的木牌子。

可如今的房屋出租也没有了任何意义。

“家”也不是原来的“家”了。

18、日 外 街道上

村中的街道很是狭窄,道路两旁停着车辆,使得空间更加地紧促。

路上好像许久没有打扫过了一般,堆着各式各样的生活垃圾。

林小飞在街道上走走停停。

“咚”的一声,一位中年男子用脚大力地把一大袋子的垃圾踹在了旁边的铁门上。

林小飞回头看去。

中年男子也看了林小飞一眼,露出了复杂带有讽刺的笑容。

19、日 外 街道上

中年男子一直在踹着垃圾,嘴里念念有词“反正都没人管了......

林小飞走到了中年男子身边,男子怔了一下。

中年男子:你干什么?难道是来看我笑话的?

林小飞面露和善地笑了笑。

林小飞:不是,兄弟你别多想。我是咱当地的记者,是来这采风调查的。

中年男子:你看这都破败成这个样子了,有什么可采的。

中年男子依旧踢着那已被踹的破烂不堪的垃圾袋,垃圾袋被踢破,里面的垃圾洒落一地。

林小飞看着中年男子的举止,也并没有阻止。

林小飞:兄弟,咱坐下来聊聊怎么样?

中年男子看到林小飞面容和善也就并没有拒绝。

20、日 外 街道的石凳上

林小飞:我觉得你应该是有什么故事或是苦衷吧。

中年男子沉默了许久,沉重地点了点头。

林小飞:那你能跟我讲讲嘛,我愿意做这个聆听者。

中年男子望了望对面刚刚被他踢的面目全非的垃圾袋。

中年男子:我看我跟那边的垃圾也没什么区别。

林小飞沉默了,中年男子接着说道。

中年男子:我其实不是这个村的住户,我是外出来打工的。可是就在前些日子的一场火把我那这几年的血汗钱都搭了进去……

中年男子显然是有些激动,说话也不利索了。

中年男子用他那满是老茧的手擦拭了他眼角上挂着的泪珠。

中年男子:这随后就会又有着一批拆二代,而我们这些打工的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21、日 外 天空中

中年男子的主观视角:

天空中飘过来一个白色塑料袋,无依无靠的,随风飘着。不知何时会下落,也不知会落在何处。而这一切,都被风决定着。

22、日 外 街道的石凳上

林小飞默默地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安慰着他。

中年男子看了看林小飞,笑了笑,耸了耸肩膀。

中年男子:虽然这对我来说是件很悲的事,不过人总要向前看不是,想想还在家中等我回去的老母,更是要重拾信心,要始终对生活充满希望才是啊。

林小飞对中年男子的话深深地触动到了,他望向那远处苍凉的街道。

闪回

23、夜 内 林小飞家

夜深了,窗外的天幕中挂着些许闪亮的明星。

林父在餐桌前一杯又一杯地喝着白酒。

钥匙开门锁的声音响起。

还在上高中的林小飞下了晚自习回到了家中。

24、夜 内 家中餐厅

林小飞看见了在餐桌前喝酒的父亲,不禁瞪大了双眼,走到了父亲的身边。

林小飞:爸,你这是在做啥,你平常可都是滴酒不沾的呀。

林父看了看站在他旁边的林小飞,没说什么,拿起酒杯继续喝着。

林小飞抢过父亲的酒杯。

林小飞:到底怎么了?

林父:我被辞退了。

林小飞(惊讶状):什么?怎么会......

林父转过身看着林小飞:孩子,记住,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要昧着良心。尤其是记者这个行业更是要记住要记录最真实的报道,不要为了一些利益而蒙住了自己的内心。我也知道你以后也想要做记者,虽然父亲现在被辞退了,可是我问心无愧,我还是会坚持自己的内心。当然生活还是要继续,对世界要怀抱希望。

林小飞:爸......

林父:放心吧,好了,去写作业吧,等你以后工作了自然就会懂了,重要的是你要记住我今天对你说的话。

25、夜 内 林小飞房间

夜静的出奇,昏黄的灯光下林小飞趴在书桌前若有所思。

半晌,他从书桌的抽屉中拿出了个日记本,他在日记本中翻开了新的一页。

他在新的一页写上了日期,然后工工整整的写了一个大大的“真”字。

写完后,他合上了日记本,关上了书桌上的台灯。

闪回完

26、街道的石凳上

林小飞回过神来。

林小飞:你说的没错,人总是要向前看的,生活总会大起大落,重要的是我们要始终对生活抱有希望。

林小飞站起身来。

林小飞:我想我已经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去做我该做的事情了。

中年男子:我也要收拾行李,赚了钱好回家娶个老婆。

林小飞笑了,中年男子也笑了。

27、街道

林小飞继续向前走着,来到了一个相对“繁华”的街道。

林小飞更加大胆了些,拿着摄像机拍着。

喂,干什么的?

一名穿着保安制服的大叔朝着林小飞那边喊。

林小飞转过头来,内心有些许忐忑。

他迟疑了半晌。

林小飞:我是来拍作业的。

保安大叔露出了不耐烦的样子。

保安:走走走,这块儿没什么可拍的。

28、日 外 街道

林小飞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情况?老王。

林小飞闻声望去,过来了一个同样穿着保安制服,袖口还扎上了个红色的袖章。

保安:队长,就是这个小伙子从这一直在拍照。

保安队长用厉狠的眼神看了看林小飞。

保安队长:你是干什么的?

林小飞故作镇定。

林小飞:啊,我是这边上学的学生,我是来拍作业的。

保安队长:这里不让拍,去别处,这块儿有啥可拍的。

保安队长一边说着一边做出了轰人的手势。林小飞只能往相反的方向走。

保安队长又把头转向老王。

保安队长:老王,这是村子的拆迁图纸,一会儿有拆迁队的过来,把这给他。

保安:放心吧,队长。

林小飞默默地听着,身子不由地顿了一下。

29、日 外 巷口

“轰隆----”挖掘机铲土的声音此起彼伏。

林小飞向着传出这个声音的地方走去。

幽窄的小巷中,店铺的卷帘门上都画上了大大的红色的“拆”字。

“拆”字还被画了的红色的圆圈住。

一辆辆挖掘机在商铺前铲着那些断臂残骸。

30、日 外 巷口

泥土混着砖头的碎屑随着挖掘铲铲到了旁边的地上。

林小飞拿着摄像机照着周围的景象,却又不敢太声张。

眼前的挖掘机开到了下一个要被拆的楼房前面。

挖掘工人对着楼房大喊。

挖掘工人:里面还有没有人了?

楼里面没有声响。

在这辆挖掘机的旁边站着一个指挥操作挖掘机的工人。

他漫不经心地抽着香烟。

指挥工:没有了,赶紧铲吧,好早点收工。

挖掘机工人关闭了操作的机器,向下面看去。

挖掘工人:你确定吗?可是我刚刚还从看到有人从里面出来。

指挥工有些许的不耐烦:肯定没有了!

林小飞慢慢的把摄像机从眼边拿了下去,看着挖掘机把那栋楼渐渐地摧毁。

画外音:那栋楼毁了,可人性也随着那栋楼一样消失了。

31、日 外 街道

林小飞内心波澜起伏,林小飞重新拿起摄影机。

内心的渴望让他更加大胆了些。

32、日 外 街道

林小飞来到了村中人较多一些的街区。

三五成群地“保安”在街道旁的健身器材旁刷着手机、抽着香烟。

休息的他们显然放松了些。

林小飞走近注视着他们。

保安也注视着林小飞。

33、日 外 街道

保安看到了林小飞的摄像机。

保安:干什么的?

林小飞:学生,从这拍作业。

保安1:拍作业来这拍什么。

林小飞没有做声。

保安2:出了这个村大门,还怕拍不到作业嘛?

一群保安嬉笑着。

34、傍晚 外 小巷的路上

粉红的晚霞挂在天际。

太阳也要西落。

在大片大片的废墟前,像极了电影里破败的末日景色。

曾经贴在巷口墙壁上的“红双喜”也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显得发光发亮。

小巷的路上熙熙攘攘地走过几人,脸上却是死气沉沉。

远处,五星红旗映着朝霞随风飘动,是整个村庄最鲜艳和没有尘土的地方。

35、傍晚 外 小巷的路上

林小飞拿出手机,手机屏上显示出10个未接来电,都是主编打过来的。

他犹豫着,还是打了回去。

电话那边传来了主编的训斥和苛责的声音。

主编:林小飞,你现在在哪?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了你都没接你怎么搞的?今天下午那么重要的活动你没来,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林小飞犹豫并沉默着,然而眼神却忽地坚定了下来。

林小飞:抱歉,主编。我觉得我不能再继续干下去了,明天我会把辞职信交给您的。

林小飞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36、傍晚 外 小巷的路上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风也愈发地寒冷。

林小飞抬头望着那远处的晚霞,美得令人不忍低头。

没有了挖掘机的声音,本就人烟稀少的小巷变得静的出奇。

37、傍晚 外 村外旁的街上

天色愈来愈暗,昏黄的路灯映出了树影。

林小飞把摄像机放进了随身的背包中,进了村外的一家旅店,打算住宿一晚。

38、夜 内 旅店内

夜空中的星星愈发地闪烁。

林小飞坐在桌前,写着关于今天下午他在村中的所见所感。

他的笔突然停顿了一下,笔尖重重地戳在纸上。

他从背包中拿出了一张新的白纸,在纸上写了“辞职信”三个字。

背景虚化

39、日 外 街道上

清晨,阳光洒满街道,伴随着鸟儿的叫声。

他又走到了村中,他大胆地拿出摄像机,不再惧怕。

40、日 外 村中胡同

在胡同的一个小角落里,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趴在一个破旧不堪的小被子上。

在他旁边还蹲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

林小飞走近。

小狗看到了林小飞的靠近被惊到了,猛地直起了身。

可是它拖着受伤的腿,却又只能软绵绵地塌在了被子上,背对着林小飞。

林小飞紧了紧眉头,随之脚步向后退了退。

41、日 外 村中胡同

小男孩看到了林小飞,但是依然在喂食物给受伤的小狗。

男孩像是好几天没有吃饭的样子,面黄肌瘦。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破烂不堪。

在那只受了伤的小狗的旁边有着个破旧的瓷碗。

在瓷碗的里面有着些花生米和半个干瘪的馒头。

林小飞:孩子,你在这爸爸妈妈不着急吗?

男孩:我没有爸爸妈妈了。

男孩语气平和却又带着几分哀伤。

林小飞顿了一下,不由地心生怜惜。

林小飞:吃饭了吗?

男孩摇了摇头。

男孩:我要先照顾它。

男孩抚摸着受伤的小狗。

林小飞心头猛地一紧,他坐在了小男孩的旁边。

林小飞:你叫什么?

男孩:二头。

林小飞:二头?

男孩:因为我是家中的老二,就取名叫二头。

林小飞笑了:那是不是还有大头?

男孩:那是我哥哥,前几年也得病死了。

林小飞沉默了。

而另一边,男孩依然在照料着小狗。

小男孩的眼中仿佛有着星星般在闪烁。

林小飞想着,那或许就是对生的渴望,更是对生活的某种希望。

42、日 外 孤儿院

林小飞带小男孩来到了市里的孤儿院。

小男孩的手中依然抱着那只小狗。

43、日 内 主编办公室

林小飞敲门。

主编:进来。

主编向门外望去,看到了林小飞。

主编:林小飞,跟我说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无故离职,昨天下午的发布会也没去!

林小飞:主编,今天来我是要辞职的。

主编气愤地注视着林小飞。

主编:你可想好了?

林小飞眼神异常坚定。

林小飞:我想好了,不过我还是要对我昨天的事情感到抱歉,有些事情我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做到。

林小飞把拿在手上的辞职信放在了主编的办公桌上,走出了办公室。

44、日 内 公司办公区

林小飞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旁,拿出收纳盒收拾东西。

小王:诶?小飞,你这是……?

林小飞:我辞职了。

小王诧异地看着林小飞。

小王:为什么要走,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吗?主编要赶你走?

林小飞停了下手上的动作,看向小王。

林小飞:或许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吧。

小王沉默着。

她看着渐渐走远的林小飞。

45、夜 外 夜空中

夜幕降临,寒风吹过有着些许凉意。

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

46、日 内 林小飞房间

书桌前,林小飞在写着新闻特稿。

林父拿着果盘推开了林小飞的房门。

林小飞转过头去。

林小飞:爸。

林父:听说你辞职了,不过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我都相信你有自己的打算。

林小飞:谢谢爸。

林父把果盘放在书桌上。

林父:吃点水果,早点休息。

林小飞点了点头。

林父走出了林小飞的房间。

47、日 内 林小飞房间

书桌上闹钟的指针在飞快滴转动,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林小飞摘下了眼镜,埋着头,趴在了书桌上。

闪回

保安对林小飞的驱赶,做出的不耐烦的手势。

主编对其的苛责和不满。

闪回完

林小飞抬起头,戴上了眼镜,继续敲打起了键盘……

48、日 内 林小飞房间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窗台边。

林小飞用鼠标按下了另存为的按钮,存到了硬盘里。

49、日 外 市区的街道上

林小飞进了一家又一家的报社、传媒公司。

可是都把他拒之了门外。

林小飞又握紧了些拿在手上的硬盘。

50、夜 内 林小飞家

林小飞拿出了拉杆箱,在房间里收拾着行李。

林父:小飞,你这是……?

林小飞:爸,我要出去一段时间。

林父:干什么去?

林小飞:我在想既然没有人认可我的东西,我就自己给自己代言。您也说过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不能放弃追求真,更不能放弃追求生活的希望。

林父欣慰地看着林小飞。

林父:孩子,你长大了。出行要注意安全。

林小飞:放心吧,爸。

51、日 外 小区门口

林小飞拉着行李箱,挥手告别了父亲。

52、日 内 大巴车上

大巴车里,林小飞思绪万千。

他默默地看着窗外,外面的景、物都映入在他的眼帘。

画外音:我不知道我的目的地是哪里,但是我知道我要真正做的是什么。

53、日 外 k

林小飞走下了大巴车,眼前是一座小镇。

小镇很小,但是人员密集,却让人有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54、 k镇的街头

林小飞在随身携带的背包中拿出了摄像机。

他穿梭在街头巷尾,领略着当地独特的风貌和人情。

55、出租房里

小镇的夜很静。

他把硬盘从背包中拿了出来,把描写新建村真实的生活情景的稿件拷在了电脑上。

林小飞在电脑前制作着自己特刊的封面。

林小飞认真地打上了“希望”二字,作为了特刊的名字。

转场:三个月后......

林小飞走遍了大大小小的街巷,记录着真实的镜头,记录着生活的希望。

56、书店

书店里,过往的人们都翻阅着刚刚上市的特刊——“希望”。

57、山坡上

林小飞看着远处的景象,是那么地美好。

他翻看着自己制作的“希望”特刊。

画外音:只能希望,人们的希望,还能像原野上的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