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水
发布时间: 2017-06-19 浏览次数: 11 文章作者:

时间:现代。

地点:某居民楼。

人物:

五楼老甲,男,40岁,光头,假发。

四楼老乙,男,50岁,孝子。

三楼老丙,女,47岁,贪官妻。

二楼小丁,男,28岁,啃老族。

一楼小戊,女,26岁,包工头干女儿。

  

五楼老甲:(风风火火上,手提带水的发套,满身是水,摸光头,手摔水)不好啦,不好啦,五楼又跑水啦!

(四楼老乙、三楼老丙、二楼小丁、一楼小戊急忙跑出。)

一楼小戊:你这人是谁,一惊一乍的咋回事?

乙丙丁:(合)哎!你是谁了惊人动地的干啥了?

五楼老甲:我是五楼老贾,你们咋会不认识呢?哎呀呀,快点哇!暖气管烂了,水射的就像机关枪,哎呀,这可咋闹呀!

二楼小丁:你是哪单元的?我咋没见过你?

乙丙戊:(合)对,我们咋没见过你?

五楼老甲:哎呀呀,水火无情呀!我和你们一个单元上下楼,咋能不认识了?哎呀呀,急出心来了!急死人了!急死人了!

三楼老丙:哎呀呀!水火无情呀!你这人咋就爱做恶作剧呀!五楼老甲是长头发呀!是不是暖气管里的开水褪了你的长头发呀?你咋就光了头呀!你是不是想冒充长发老贾呀?!

乙丁戊:对,长起头发再来冒充老贾吧!

五楼老甲:(手中头套戴在头上,摔头上的水。)你们看看我是不是五楼老甲!急死人了!急死人了!

四楼老乙:对,他就是五楼老甲!

丙丁戊:(合)这回对了,门镜里见过!

五楼老甲:快救水吧,漏下个不像样了!这回又着害下个不像样了!

乙丁丙戊:(恍然大悟,合)赶快回家救水哇!(众人纷纷下,小戊掏出手机打电话)

一楼小戊:物业公司,物业公司,赶快投入战斗!一号楼五楼跑水啦!(又拿出对讲机)吨拐吨拐,请回话,请回话!(白)咋就没人接呢?

二楼小丁:(抱水管跑上)我这儿有水管子了,赶快引水!(下)

三楼老丙:(提水桶,土簸箕,头顶水盆上)快点哇,迟了我家也要遭殃!(下)

四楼老乙:(提管钳、切割器等工具上)我这些工具一到水漫金山的时候就不好找了,快点跑哇!(下)

一楼小戊:这物业公司的人都死了!(继续打电话)

甲乙丙丁:(上,每个人都很狼狈,有黑了脸的、有丢掉一只袖子的、有一只熊猫眼的)

(合)又是大闹水帘洞吆,五楼老甲真造孽吆!

一楼小戊:老贾,有漏水现象咋不早说?

五楼老甲:先是滴滴答,滴滴答,放一个盆子就盛下。村里走了三两天,没想越漏水越大!

乙丙丁戊:(合)滴滴答,滴滴答,你可把我们害苦啦!

五楼老甲:害苦你们啦,那有啥办法?我的家成了王八的居所了,今晚我还得在柜顶上蹲的了!

二楼小丁:五楼老甲您是甲类的,有点水更好!

四楼老乙:哎呀,不好!我的家也成了甲鱼池了!(跑下)

丙丁戊:光顾瞎嚷嚷了,咱的家也泡了汤了!(三人急下)

五楼老甲:天灾人祸誰也躲不过,你们受损失,我又能有甚办法?

四楼老乙:(上,穿女人妆新嫁妆,内套老年去世穿的寿衣,哭哭啼啼上)老贾呀老贾,你可把我害苦了!可怜我的老娘呀!您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珍藏了一辈子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记录我娘光辉一生的珍贵文物全让你毁了。

五楼老甲:哎吆老乙,你还觉得我不够惨吗?拿什么文物来讹诈我了。你穿成这样,可别想不开,莫非你真的疯了吗?

四楼老乙:你说我老乙能不疯吗?人生在世孝道为先,(指衣服)这嫁妆是我娘珍藏的爱情见证,你说珍贵不珍贵?

五楼老甲:珍贵!

四楼老乙:这么珍贵的文物,你看白一道花一道的,这不是破坏国家级文物吗?

五楼老甲:有这么严重?

四楼老乙:这还不严重?(啼哭道)还有更严重的了!(脱去妆新棉袄,现出妆老寿衣)你看,你看,我娘的寿衣叫你祸害下个甚样了?你叫他老人家死去后咋见阎王?你是断他老人家的后路呀!我可怜的老娘呀!死后也不得安生呀!您老怎么上路呀!您老怎么转世投胎呀!要不您拉上老贾一起去吧!我的老娘呀!(老丙提公文袋上)

三楼老丙:老贾呀老贾,你这会又往死里害人了!看看,看看,刚刚还好好地,款款的把个老乙给害疯啦!

四楼老乙:(对老丙)你那老虎男人被圈起来后,你才是疯了!

五楼老甲:你们快别吵了,(对老乙)我给你娘再买一身妆老衣裳换不行吗?

四楼老乙:亏你能说出这等屁话,妆老衣裳只能买一次,你见过有谁买过第二回?

三楼老丙:(对老甲)你上回跑水已经把人都害苦了,现在又害了个第二回,我男人市级干部当得好好的,就因为你五楼上次跑水,把我家的钱箱子湿透了,就因为晒钱爆了光,把我那优秀的国家干部,人民的公仆,送进了监狱!你拆散了我的人家,弄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上次跑水你还嫌不够,今天你又把我家的后路给断了,你玩跑水游戏上瘾了咋的?你看看,你看看,所有的存折都泡水了,(从公文袋里掏出一大捆存折)你赔,五楼老甲,你能赔的起吗!赔得起吗?赔(喷下老贾一脸口水,老贾后躲,二楼小丁上,二人碰了头,蹲地喊疼,捂脸)

二楼小丁:贾叔,你坏了事还想讹我,强盗不依失主了咋的?拿头碰我想倚老卖老碰瓷呀?

五楼老甲:小丁,你小子还嫌事不乱,找麻烦是不?

二楼小丁:(举起一打本本)找麻烦?贾叔,你的麻烦闹大了!?你这是断我的一辈子活路呀!你说,我每天吃喝拉撒睡玩是谁给的钱?

五楼老甲:你爹!

二楼小丁:你说,我每天呼朋唤友请客吃饭开车兜风谁给的钱?

五楼老甲:你爹!

二楼小丁:你说,常做害人不利己,下流无耻的事,损害别人财产不包赔的人是谁?

五楼老甲:你爹!

二楼小丁:你奶奶的!

五楼老甲:哦,不是你爹,是我爹,哦不是我爹,是你爹,我————我——,我是你爹!

二楼小丁:你个老东西,还要占便宜骂人,你还想当我爹?不给你一点颜色看,不知马王爷长的三只眼,(拉开架势,武功动作,背景音乐起,一楼小戊上)

一楼小戊:嗨嗨!不许破坏小区公共秩序!(误被小丁一拳击倒,坐地大哭)你敢打我!沈总呀,我的干爹,这地方我可不能住啦!人人都欺负我!(甲乙丙忙扶起,特写一只熊猫眼)

二楼小丁:误伤,误伤!围观之人应躲开武林决斗现场!

一楼小戊:干嘛呢?干嘛呢?本小姐金枝玉叶,你惹的起吗?尤其四楼老乙,你穿个妆老衣还让不让我们众人家住了?

丙丁:(合)对,让不让我们住了?!

五楼老甲:闺女,都是我的错!

一楼小戊:(对五楼老甲)左一回,右一回跑水,住在高处你跑便宜呀?一会光头一会长发你演聊斋呀?你和老乙装神弄鬼是不是不想让我们住了?

丙丁:就是,让他——赔!(互喷口水,摸脸)

五楼老甲:我有赔你们的钱,早把管道换了!

四楼老乙:你咋不早说没钱?我是水暖工,帮你换了管道我就对得起我的娘了。

二楼小丁:(白)五楼老甲又不是你爹!

三楼老丙:老贾你咋不早说?我男人作为市领导,使个眼神早有人抢着给你换了,现在还得我那人民公仆进了监狱。可怜我丙秀女独守空房吆!

二楼小丁:贾叔,你咋不早说?我少请一回哥们弟兄吃饭的钱就给你修好了,到现在害得我财路不保,你看,我老子的存折、抗美援朝证、有价证券、房产证等等等等,这么多财产都让你损坏了!

一楼小戊:亏你个五楼老甲,住的高瞭的远,不知道本小姐的含金量,我是咱楼盘的开发商沈总的干女儿!让沈总喊一下手下人早解决了的事。你却害得我们房屋漏水被窝湿。晚上沈总回来看你咋交代?!你个老贾呀,害人不浅呀!

五楼老甲:你们老让我——赔(喷口水,众人擦脸),我能赔得起吗?(对丙)我陪(赔)你,分期付款行吗?

三楼老丙:想得美!不要脸!看你那德行!你想陪老娘,领导从监狱出来咔咔了你!得了,我们众人给你修,给你换暖气管行不行?就算我们上辈子欠你的!

乙丁戊:对,我们给你修,你交好运啦!

五楼老甲:我以后有了钱再还你门,赔(喷口水,众人捂脸),一定赔!(画外音)不好啦,又跑水啦!

甲乙丙丁戊:快去救水!(众下)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