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晖寸草
发布时间: 2017-06-19 浏览次数: 10 文章作者:

1,外景  一座老房子  白天

{画面淡入,声音先起}

一阵脚步声响起,缓慢地踩在衰败的枯草上面

母亲的脚步停在大门前(上摇)一扇破旧的掉漆红色木门上挂着一把三环锁

母亲用手整了整贴在老旧的门板上的春联

放下手里提着的一袋苹果,向后退了一步

蹲下身在门旁的墙角处摸索着,

试了几块红砖后,用手移开镶在墙里的半块红砖,

伸手从里面掏出一把黄铜钥匙

2,内景  老屋内  白天

走进院子,到处都是枯败的景象

推开堂屋的门,屋里只有简简单单的几样家具,窗户旁挂着一串风铃

家具上,墙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便签

母亲站在屋子中间,阳光从母亲身后照射进来,影子映在墙上。

画面渐暗,出片名《春晖寸草》

3,外景校门前白天

母亲蹲下身为小林源整理衣服和肩上的书包带。

小林源穿着白色衬衫素色裤子,头转到一边望着校园的大门处来来往往的学生。

母亲:林源好好上课,想好了,就在你学校附近租一个便宜点的店面

小林源(转回头):妈,我们为什么要到这儿上学?

母亲松了松林源肩上的书包带,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小林源(疑惑):妈?

母亲(站起身刻意不去看林源):白天呢,妈在店里赚钱,晚上,收拾一下就在店里住能省下来不少钱,留给你上大学,你上下学也方便,妈也放心

母亲弯下腰,用手轻揉着小林源的头发。

母亲:要好好学习,知道吗?

小林源抓了抓着肩上的包带:知道了

母亲看着眼前的小林源,轻轻伸出手揽住他,抱在怀里。

母亲(有些哽咽):相信妈,这些都是暂时的,一切都会好的。

母亲松开手,用手在小林源的后背轻轻推了一下。

目送着小林源走进校园,

小林源边走边转身向妈妈挥手。

4,内景店面内下午

母亲还在店面内一个人忙碌着,小林源背着书包走进来。

小林源:我回来了

母亲(在里面忙碌着):回来啦,先进来做作业吧。

小林源向里屋走去,路上踢倒了一个酒瓶,小林源蹲下身子扶起空酒瓶。

抬头看见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大叔(店里常客)

大叔(半醉):小林源,放学啦,今天学得怎么样?

小林源没有答话,低着头准备走过去,却被大叔一把拉住。

大叔拿起一杯酒递到他面前。

大叔(半醉):小林源,怎么那么没礼貌,来,尝尝。

旁边桌子上的几个人也在一旁起哄。

林源摇了摇头,望了望里屋。

大叔:这酒可是好东西,来,就抿一口,叔给你买糖吃

林源看了看半醉的大叔和四周的人,又看了看黄澄澄的啤酒,

小心翼翼地伸出手。

手还没触到杯子,母亲一把拉住小林源的手,头也不回的把他拉进里屋。

母亲(边走边说有些生气):叫你那么多遍还不过来,在这耽误你叔喝酒,还不赶紧回屋写作业去。

小林源被母亲拉着手,一手抓着书包

带边走边抬头看着母亲。

5,内景店面内晚上

简陋的小平屋里堆砌着许多纸箱子,仅有的光源是床头柜上台灯昏黄的灯光。

小林源躺在床上望着台灯出神,听到一阵声响,知道是母亲回来了,赶忙翻身面向里面。

母亲走到床边,伸了伸筋骨,坐到床边看了看小林源。

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记录着今天的帐。

小林源因为害怕妈妈知道自己在装睡,身子有些不自然的翻动。

母亲以为小林源热了,从旁边找了一把蒲扇,轻轻的给小林源扇着风。

昏黄的灯光下,母亲一手托着腮,慈爱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小林源,一手摇着扇子。

小林源突然转过身望着母亲,两眼有些泪花。

小林源:妈,我今天没想喝的,只是......

母亲(打断小林源):没事,妈知道

小林源:妈,我讨厌酒!

母亲(停止摇扇子):为什么?

小林源(把头埋在胳膊里):因为爸没走的时候一喝酒就打你,在家里面乱砸东西,我害怕。

母亲看了看小林源,轻轻的揉了揉小林源的脑袋。

母亲(有些哽咽):没事的,都过去了,妈去洗把脸,你赶紧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母亲起身离开,小林源转过身子

望着窗户外黑漆漆地天空,像是想起了什么。

转场。

6,内景,老屋内,晚上

天空阴沉沉的,老屋内一阵嘈杂的声音,风铃也在不停的闹响着。

小林源(抱住父亲的腿):爸爸,求求你别走,别丢下小和妈妈好不好

父亲一伸手把七岁的小林源推倒在地上,母亲哭着赶忙去抱起林源。

林源望着抱着自己痛哭的母亲,无助的望向父亲。

父亲搂着一个妖娆的女人,扔下两沓钱,一声不吭地走出了房门。

小林源拼命地伸出手去想抓住父亲,可是他似乎连父亲的背影也够不着。

母亲绝望地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眼泪洒满了脸庞。

双手颤颤巍巍的捡起了钱。

画面渐暗。

7,外景操场上上午

林源和一群同学在上体育课,一群男生打球。

一个男生接到球后观望了一下,叫了一声林源

男生抛出手中的球,一个身穿八号球服的小伙,原地跃起,接住了篮球。

林源在球场上,带球,过人,上篮,得分,一气呵成。

围观的同学一阵叫好。

林源走下球场,一个女生跑了过来,给林源递过来一瓶水。

王宁:林源,给。

林源(接过水):谢谢

两人还没说话,林源的同学跑了过来,站在林源旁边。

同学A:林源,中午有空没,一起去吃饭吧,我听说学校旁边有家老店味道不错,咱一起去看看吧,哎,王宁,一起去吧。

王宁:行啊,一起去。

林源没有说话,低着头望着手里的水出神。

王宁(疑惑):林源,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

林源抬起头笑了笑:没事,没事,咱去吃饭吧。

8,内/外景  店内外  中午

林源一行人走到店面门前,同学们都走进去了,林源却在门前犹豫着。

王宁看到林源没进来转过身。

王宁:林源,快进来啊,都快没位置了。

林源:噢噢,这就来。

林源抬头看了看店招牌,紧了紧手,走了进去。

林源和同学们坐在一起,母亲走了过来,同学们接连说着:阿姨好我要一份.....

母亲一一的记下来。林源抬头看了看穿着围裙,有些沧桑的母亲。

林源(低着头):阿姨,我要一份土豆丝盖饭

母亲原本在低头写菜单,突然抬头看了一下林源,随后低下头继续记菜单。

母亲:好的,稍等啊,一会儿就好。

母亲什么都没多说,也什么都没做,径直走向厨房。

林源望着母亲离去的方向愣愣的出神。王宁伸手拉了拉林源衣角。

王宁(询问):林源?怎么了?

林源(回过神):啊,噢,没事。

林源心不在焉的与同学聊天。

正在吃饭的时候,旁边桌子有一个同学从菜里吃到了两根头发丝,放下筷子

同学B:老板!老板!快过来!
母亲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同学B:来来来,你自己看看,这菜里怎么会有头发丝?怎么弄的,这还叫人怎么吃

母亲急忙道歉:同学,对不起,对不起。要不,我给你换一份吧。稍等三分钟就好。

同学B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我不要,我吃不下去了,退钱吧,把饭钱退给我。

母亲从围裙兜里拿出一张十块的纸票,觉得有些皱就又重新从围裙兜里换了张新的十块纸票递给了同学。

屋里面的人都看向这边,母亲转过头望向林源这边,恰好林源也在看着那边,林源看到妈妈望向自己,就赶忙低下头不说话,闷声吃饭。

母亲看了一下也就回厨房继续做饭去了。

9,内景店内晚上

灯光下,母亲在床头柜上记着帐,林源走进屋。

林源(小心翼翼):妈,我回来了。

母亲转过头,摘下眼镜:回来啦,等一下啊,妈给你热菜。

10,内景饭桌上晚上

一盏灯吊在母子中间,母子俩坐在桌子两边,自顾自的吃饭。

母亲放下碗,看了看一直低头吃饭的林源。

母亲:林源,今天那个坐在你旁边的女生叫什么啊?

林源:啊?噢,她叫王宁。

母亲:那女孩不错,你要对人家好点儿。

林源:妈,我没有...

母亲:好了好了,吃饭吃饭,又没啥。

林源吃着饭,不时的抬起头望着母亲,母亲在那边自顾自的吃饭。林源看着母亲,放下碗。

林源:妈,对不起,今天我....

母亲(打断):小源,你没做错,等你长大了就知道,这些都不算什么。

林源:妈,我......

母亲:对妈可以这样,要是王宁受欺负你可不能像今天这样。

林源望着母亲。

母亲坐在桌子对面对着林源说话。

母亲:你是个男人,要保护女人,不要像你爸那样

林源:妈

母亲:没事,不说了,不说了,来,吃饭

母亲夹了一筷子菜到林源碗里。

母亲:林源,妈想给你商量个事。

林源(嚼着饭):什么事?妈,你说

母亲(犹豫):你愿意住宿吗?

林源:住宿?可以啊,怎么了妈,出什么事了。

母亲:妈想回去了,在这儿开店也存了点钱,够你上大学用了,妈其实不喜欢这儿,妈想回家做点小生意。

林源:妈?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母亲:没有,妈没生气,只是,只是妈在这儿真的不习惯,这也没个人说话,而且你也大了,妈也不想给你丢人。

林源:妈!

母亲:没事的,妈是真的想回家了,你也长大了,妈不能当你的累赘,听妈的,让妈回去,你要是想妈了,每个月就回来看看妈,行吗?

林源低着头吃饭,不说话。母亲伸过手,揉了揉林源的头发。

母亲:孩子,没关系的,这都是暂时的,一切都会好的。

11,内/外景  老屋内外  白天

母亲从县城搬回老家

一个人拖着大蛇皮袋子走到家门口

看见有一个人,蜷缩着身子倚靠在门前

上前用手轻轻拨弄了一下,那个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看到母亲就立马跪在母亲面前

父亲:淑琴,我错了,我错了

母亲听着声音才认出来这是林源的父亲

母亲没有答话,也不管林源父亲的哀求,径直走进老屋,转身关上门挡住了想要进去的父亲。

母亲关上门后倚靠在门上,门外传来父亲的哀求声

父亲:淑琴,淑琴,是我混蛋,我被那个女人骗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母亲倚靠在门上不言语

父亲:淑琴,你就借我一百块好不好,我这次一定能翻盘

母亲猛地打开门,甩给父亲两张百元硬币

母亲:钱,我给你,永远别再回来,这是我家!你给我滚!

母亲说完,猛地关上了门。

12,内景,老屋院内白天

母亲撕下一张日历,现在是六月七日。在手心揉了揉,攥紧了手掌。

母亲搬出一张桌子到屋院中间,摆上几样菜和两杯酒,又点燃三支香插在一碗米饭里。

母亲摆放好,站起身,掸了掸灰尘,整理了一下衣服。

面朝大门方向,跪下磕了三个头。

直起身子,双手合十,向天祈祷。

母亲:老天爷,今天小源高考,我给您上支香,求您让他考个好成绩,上个好学校,我这个当妈的没出息,不要再让我儿子受苦了。他叫林源,双木林,三点水源头的源,您千万别弄错了。

母亲磕了三个头,起身后继续祈祷。

画面渐暗

13,外景小路上白天

小路上不时的响着蝉鸣,空气也有些闷。

林源从学校回来后,赶忙的跑回家里,丝毫不顾及炎热的天气。

他的手里拿着的是红色的信封——录取通知书。

14,外/内景  老屋内外  白天

林源跑到老屋门口,停下来气喘吁吁的,正准备推开门。

却听见里面有争吵的声音。

{(画外音)母亲:你又来干什么!

父亲:淑琴,再给我点,我这把肯定能赢。}

林源赶忙推开门,跑进去。

母亲:赌赌赌,别人合起伙来骗你你都不知道,这钱绝对不能给你!

林源从门口跑过来,不顾母亲的阻拦,一拳打在他父亲脸上。

林源(愤怒):你给我滚出去!

父亲从地上爬起来,母亲跑到小源身边,揽着小源。

父亲爬起来的时候看到了林源手中的录取通知书。

父亲(站起身,哽咽):你考上大学了?

林源没有答话,母亲低头看了看林源手里的信封

父亲:好,好,好,老天爷开眼了,我吃了一辈子没文化的亏,可我儿子考上大学了!

父亲起身上下摸索自己的衣服,掏出一张一百的和一些零钱,还有几个五角的,放在地上。

父亲(哽咽):是爹对不住你们娘俩,是爹混蛋,我,我这就走,照顾好你妈。

父亲低着头抹着眼泪,跑出了门,边哭边笑着说:考上了!考上了!....

父亲走后,林源仿佛耗尽了力气,瘫坐在地上,母亲也揽着林源坐在地上。

过了一会,林源缓过来,眼角还要泪痕,拿起录取通知书给母亲看。

林源:妈,我考上了,考上了。

母亲(哽咽):十年了,十年了,我儿子终于出息了。

母亲颤抖着手接过儿子手中的通知书,用手轻轻摩挲着红色封面,哽咽着,林源看着母亲脸上不断滑下的泪水,眼眶瞬间红了。

母亲:儿子,别哭了,来,起来,跟妈买菜去,妈给你做好吃的。

母亲从地上站起身,拉起儿子,给儿子掸了掸身上的土,揽着儿子出门。

画面渐暗

15,内/外景  老屋/马路边  白天  (平行蒙太奇)

老屋里,桌子上的老式小灵通响了起来,响了一会儿,母亲走过来接通电话。

林源一个人在马路边打着电话。

母亲:喂,林源,怎么啦?

林源(压抑):妈,家里面还好吧?

母亲:好着呢,你呢,怎么那么久没打电话回来?

林源(哽咽):挺好的,就是,就是前段时间,前段时间有些事情忘记了。

电话两头都沉默了一会儿。

母亲:小源,出什么事了?跟妈说?

林源(哽咽):没有,妈,都是小事。

母亲(焦急):小源!

林源(蹲在路边哭):...妈,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母亲(掉眼泪):想回家就回家吧,妈等你,妈这就给你做饭。

16,内景老屋内饭桌白天

饭桌上的吊扇还在旋转着,林源和母亲分坐在两边。林源低头吃着饭。

母亲:孩子,好吃吗?

林源(低着头吃饭):好吃,好吃

母亲:好吃就多吃点,不够妈再给你做。

林源还是低着头吃饭,吃着吃着突然放慢了,眼泪不停的掉到碗里。

母亲(心疼):孩子,是因为王宁吗?

林源低着头不说话。

母亲(心疼):没事的孩子,好女孩多...算了,哭吧,孩子,哭吧。

林源(哭泣):妈,我好难受,我好闷..

母亲(心疼):别说了,孩子,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林源低着头哭,母亲伸手揉了揉林源的头发。

17,内景老屋床边晚上

林源躺在床上,蜷缩着睡着,像个孩子一样。

母亲坐在床头,轻轻摇着扇子给林源扇风。

母亲:儿子,都过去了,别再想了,妈陪着你。这些都是暂时的,一切都会好的。

母亲继续给林源轻轻摇着扇子。

画面渐暗

18,内景老屋内白天

母亲坐在屋子中央,像是在想什么

突然看到了放在地上的苹果,站起身走到抽屉旁边

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便利贴,用笔写下:苹果,床头柜下面,儿子爱吃。

贴在袋子上,把袋子放进床头柜里。

手机突然响了,母亲赶紧跑到桌子前拿起手机,看了看手机后面贴的便利贴:绿色接,红色挂,然后按了接通键。

母亲:喂,噢,小源啊,怎么啦?

母亲:没事,妈好的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还没见未来儿媳妇呢。

19,内景办公室白天

林源:一个月后就带回去见您,下半年就结婚了。

林源:哎呀,您就别操心了,行,回去您给我做饭,我先挂了啊,嗯。

林源挂断电话,望向窗外的高楼大厦。

20,内景老屋内白天

母亲挂断电话,找出便利贴,写下:一个月后回来,下半年结婚。

母亲拿着便利贴在屋里转,想找一个显眼的地方。

在屋里转了一圈,把便利贴贴在了镜子上。

画面渐暗。

21,内景林源屋内白天

林源正在屋中看着电视,房间装饰简单大方。

电视上正在放着《时间都去哪了》的MV,林源看着桌子上自己与母亲的合照。

手机铃声响起,林源接通电话。

林源(越来越低):喂,您好,是,我是,好,谢谢你。

林源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到桌子上。

刚要起身,腿却突然软了一下,瘫在地上,桌子上的东西散落一地。

他茫然的撑起身子,踉踉跄跄的走到电视前,颤抖着拿起遥控器。

他的手越来越抖,拼命的按着遥控器,想要把电视关上。

遥控器像是不听使唤一样,怎样都没有反应,林源一把把遥控器摔在地上。

双手抱头倚靠在墙角,捂住耳朵不想让自己听到任何声音。

林源在墙角不时的用手砸着自己的脑袋,揉扯自己的头发,发出哽咽的低吼。

过了一会儿才从喉咙里吐出:妈!

林源和母亲的合照也掉落在地上。

22,内景老屋内白天

林源坐在老屋板凳上,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老屋里的便签都不见了,现在贴满的都是林源从小到大获得的奖状。

林源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打开信封,取出信。

林源在看着妈妈的信。

母亲(独白):儿子,当你从你李阿姨那儿拿到这封信的时候,妈已经走了

母亲带着眼镜在台灯下写信。

母亲(独白):妈的字不错吧,妈也是读过书的人。

母亲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感到头晕。

母亲经常做着事情就愣在那儿,不知道该干什么。

母亲(独白):妈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就想趁着清醒赶紧写下来

父亲来老屋和母亲在一起吃饭聊天

母亲(独白):你爸来过,他学好了,可妈心里过不去,也就算了

母亲在下缝小衣服。

母亲(独白):妈唯一可惜的是没看到你结婚啊,那姑娘不错,别忘了妈和你说的,要做个好男人

林源在看着妈妈的信,擦着眼泪。

母亲在撕着自己贴的便利贴。

母亲(独白):妈喜欢干净,便利贴什么的我要没撕干净帮我撕掉

母亲坐在屋里桌子前看着两人的合照。

母亲(独白):你是妈的骄傲,妈有好多话想说,可妈怕自己说不完就走了啊

母亲在墙上贴奖状

母亲带着眼镜流着泪在台灯下写信。

母亲(独白):妈就再啰嗦一句,要记住,痛苦是暂时的,一切都会好的。

林源读完信,擦着自己的眼泪,却一直擦不干净。

他走到床头柜里拿出一个苹果,一口咬下

林源尽力让自己平静,不停的吃着苹果,眼泪却一直流

林源:“妈,我回来了,你看看我吧,妈,您出来吧,我要迟到了。妈,我在学校犯错了,老师叫家长了,老师叫你了。妈,你出来啊,你快出来啊!你来骂我啊!妈,儿子不孝!你出来骂我啊!妈,你和我说一切都会好的,可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啊!妈,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林源一个人在屋子中央哭泣着

画面渐暗。

23,外景老屋外白天

{画面淡入,声音先起}

一阵脚步声响起,不疾不徐的踩在衰败的枯草上面。

脚步停在大门前(上摇)一扇破旧的掉漆红色木门上挂着一把三环锁。

林源伸出手轻轻摩裟着老旧的门板,向后退了一步

蹲下身在门旁的墙角处摸索着,用手移开镶在墙里的半块红砖,伸手从里面掏出一把黄铜钥匙。

24,内景老屋内林源走进院子,院子里到处都是枯败的景象。

走过院子,林源推开堂屋的门,屋里只有简简单单的几样家具,

窗户旁挂着一串风铃,阳光从林源身后照射进来。

突然风铃响了一声,他起身走到窗户旁。

用手轻轻拨弄着风铃,突然瞥到了桌子上角落里反盖的一个相框。

他拿起相框,相框里是他小时候的一张照片,那是他唯一一张全家福。

林源用手轻轻摩挲着照片上的灰尘,相片上的父亲明显被剪掉又粘上去的。

林源拿着相片走到桌子旁,把照片放在桌子一边,自己坐在另一边。

相片特写

〔画外音:“您真是个温柔的人,这张照片您还留着”〕

林源坐在桌边,对着照片说话,就像和母亲对话一样。

林源:我结婚五年了,都不敢回来看您,每次回来也都匆匆就走了,您一定怪我了吧,今天我待久一点,陪您唠唠嗑

林源:我小时候您天天说一切都会好的,现在......

林源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这时屋外跑进来一个小孩,小跑到林源身前。

小孩:爸爸,你怎么哭啦?

林源没有说话,抱起小孩放在自己腿上。

林源:爸没事,就是想你奶奶了,来,叫奶奶

小孩:奶奶

林源:你妈妈呢

小孩:妈妈在外面和一个老爷爷聊天,老爷爷看到我后就一直在哭。

林源愣了一下,想了一下,放下小孩

林源:先去找妈妈,我这就过去。

小孩答应了一声,小跑了出去。

林源(擦了擦眼泪):“妈,看样子他还记挂着您,我去看看,等会回来再陪

林源走出房间,光映在照片上,照片上三人微笑着。

突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风铃声,像是母亲对儿子的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