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诃德改版话剧
发布时间: 2017-06-19 浏览次数: 11 文章作者:

故事内容

故事发生时骑士早已绝迹一个多世纪,但主角阿隆索·吉哈诺(唐·吉诃德原名)却因为沉迷于骑士小说,时常幻想自己是个中世纪骑士,进而自封为·吉诃德··拉曼恰(德·拉曼恰地区的守护者),拉着邻居桑丘·潘沙做自己的仆人,行侠仗义、游走天下,作出了种种与时代相悖、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径,结果四处碰壁。但最终从梦幻中苏醒过来。回到家乡后死去

人物

堂吉诃德

桑丘

白月骑士加尔拉斯果学士

店老板

女仆——海伦,阿基利德,杜尔西亚,香香公主,杨大人

公爵

公爵夫人

教士

第一场,公爵夫妇与教士议论堂吉诃德的事迹

公爵夫妇议论堂吉诃德

公爵夫妇与教士上场

公爵:听说最近有个很有趣的人,说自己是个骑士,惩处所有恶人?

教士:当然,我的公爵大人

夫人:哦?好玩吗?

教士:当然,夫人,那是两个脑袋被北部平原的野狗吃了的小丑一样的人,请允许我啰嗦几句,详细说明他们的故事

夫人:当然了,教士。

教士:那是在·拉曼恰地区开始的

三人下场

  

此时堂吉诃德和桑丘先后上场。

  

堂:桑桑,你说这世界上,除了我,有谁这么关心民间的疾苦,无私的去除恶扬善的呢?

桑:那是,你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最荒唐的骑士。

堂:(一捋刘海)消灭一切暴行,功成名就之后,就封你做一个海岛的总督。
桑:(点头)主人,您可一定要记得封我的海岛,我可是您最忠诚的仆人。
堂:我将成为最伟大的骑士,拯救这个铁的时代还要靠我,所以,我说的话一定算数。然而现在的我还未授勋,并不算是一个真正的骑士。

  

桑桑:你看前面是不是旅店。我们可以进去休息休息了吧。众人上

堂:不,那是一座城堡。(向前奔跑)

  

堂:(和颜悦色,斯文)小姐不用躲避。按照我信奉的骑士道,对谁都不行非礼,何况您一望便知是名门闺秀,更不用说了。(行屈膝礼)

(桑丘拿着行李,面无表情立在旁边。女听到堂所说,放肆大笑,堂不悦)

(老板听到声音,朝二人走来)

堂:(激动上前,跪下,两手持剑奉上)您就是这城堡的主人吧,我求您一件事。我是个游侠骑士,要尽骑士的本分去拯救苦难的人。请您以城堡最高长官的身份赐予我骑士名号。

桑:(上前),我这愚蠢的主人呐。(想拉他起来,堂拒绝)

  

老板:(从堂面前走开)(嘲讽的)瞧这个全身盔甲的野蛮人,自以为是什么救世主,不过是个拿长枪挎盾牌的疯子,居然异想天开想做骑士?好!那我就奉陪到底!(回头拍手)姑娘!蜡烛!账本!(接过堂手里的剑交给女仆,拿过账本,其他人站在旁边。

女仆:脑子有病的人,他唯一作用就是逗人取乐。

(老板吩咐店里的人准备册封,接过堂手里的剑,女仆立在其后,桑丘跪在堂后)

堂:(向桑)跪下,不得无礼!(桑无奈,盘腿坐在地上)

老板:(手持册封书)尊贵的堂吉诃德···曼却,我正式授予你游侠骑士称号,你将有责任铲恶除霸,扶弱济贫,保护你的心上人不受伤害,使这片土地远离巨人的侵害。(从妓女手中拿过剑,在堂肩头轻拍一下,替他挂剑,)愿上帝保佑您做个福将,百战百胜。

堂:(站起,庄重行礼)非常感谢。

  

(周围灯暗,追堂,)

堂:(满心欢喜,独白)感谢上天照应,我,堂吉诃德,现在有资格消灭一切暴行,承当种种艰险,为国家和人民效劳。我的绝世美人香香公主,你就是我黑暗中的光明!痛苦中的快乐!命运的主宰!你现在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堂:(抓住女仆的手臂,疯癫的),亲爱的香香公主,束缚着我这颗心的主子,你让我朝思暮想,你的美貌让我沉醉···(被打断)

店老板:看呐,这个疯子,他竟然把一个农场里挤牛奶的农妇认成了公主,就算这个农妇在店里帮忙,也顶多是个女仆而已。

女仆:(挣脱堂)我不是公主?你认错人了吧。

堂:我没有认错,我怎么可能认错,我怎么会认错,公主就是你,你就是我的海伦,杜尔西亚,香香公主。

女仆(手胡乱挥舞)哈哈我也是公主?不可能。这个人果然有毛病。

店老板在旁边仰头大笑:就是,一个疯子,(指着桑丘)一个傻子,还有一个公主。

桑丘挥舞着手:“去去去,你们都给我走。走你

众人下场,堂追着女仆:公主大人。桑丘追着堂:主人

  

 堂吉诃德等人随着公爵夫妇众人上场,

人物:堂吉诃德、桑丘、公爵、公爵夫人、教士、女仆

事件:堂吉诃德与教士决斗及其他

各自位置:公爵和公爵夫人坐于正中,公爵在右,夫人于左;堂吉诃德在公爵斜右侧,桑丘立于堂吉诃德右后方;教士坐于公爵夫人斜左侧。

  

公爵:早就听闻堂吉诃德骑士英勇的故事了,终于在我的城堡见到了骑士大人

夫人:(戏谑)堂吉诃德先生,杜尔西内娅小姐有没有什么消息?

堂:(皱眉,偏向夫人)尊贵的夫人,你有所不知,她现在着了魔道,变成一个丑极了的乡下姑娘了。

桑: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我看她明明是一个绝世美人,现在却不敢看她了。

公爵:桑丘,你看见她着魔了?

桑:那倒没有。(转向公爵,以手盖脸,悄声说)不过事实上这事儿本身就是我编的。

  

教士:(惊讶、皱眉,恍然大悟)公爵大人,这位先生想必就是堂吉诃德吧,(公爵点头)他干的事儿,上帝要记在您的头上啊!

公爵:为何?

教士:您把他当做疯子,尽招他装疯卖傻,我看他未必就像您所想的那样。

夫人:教士先生,您可不能这么说。

教士:这是事实。(转向堂吉诃德,不屑)你就一招摇过市的游侠骑士嘛?你真降伏了巨人?吹牛吧你就。

堂:你完全就是污蔑。

教士:我说的是实话。你到处跑,无食无住,不伦不类,人人都把你当笑话,你还自以为是。那杜尔西内娅恐怕也并不存在。看你整天胡说八道就知道。

  

堂:(愤怒而起,浑身发抖,用手指着教士又接着放下)我虽满腔义愤,还是尽量克制。大家都知道,我一向都很绅士。我本不想与你计较,可你竟然如此嚼舌。我一路走来,处处为善,锄强扶弱,一言一行,只求于人有利无害。而你却如此侮辱我心中的女神,我的杜尔西内娅公主。(转向公爵)大人,(再次转向公爵夫人)夫人,请您们评评道理。

公爵:堂吉诃德先生值得称赞。

夫人:他心中的公主也应当尊敬。

桑:天啊,我的主人先生,我越来越崇拜你了。(双手捧心,陶醉)

  

教士:(看向桑丘)你就是那个桑丘?也不怎么样嘛。哟,你的海岛呢?哈哈(轻蔑)。

桑:你没资格这样说。我总会有海岛的。哼!(头向后偏)

公爵:哦,桑丘,我有一个很不错的海岛,现在我就以堂吉诃德先生的名义,叫你作海岛的总督。

桑:(惊喜,跑到公爵面前,跪倒,直叩头)谢谢公爵大人!(起,归位)

夫人:啊!这样就太好了。诶,刚刚我们说到中了魔法的杜尔西内娅公主,不知她现在如何了?

教士:你们简直都是一群疯子。那个杜尔西内娅就是一个村姑,又丑又低贱,还一身肉味······

堂:(一抓长枪,愤起而向教士指去)你竟如此诋毁我的公主,你不该啊。这是你自找的,决斗吧,粗鲁的教士。

教士:(站起)别以为我怕你这疯子,决斗就决斗,你等着,(向外)女仆,给我拿剑。

女仆双手捧剑,上,递于教士。下。

  

公爵:两位先生,万万不可鲁莽行事。

夫人:就是就是,大家先放下剑,有事和平解决。冲动是魔鬼啊!

堂、教士不行。害怕就出去。

夫人:可别切,这要是把东西弄坏了你们可是要双倍赔偿的。我这东西可都贵重着呢。

堂:(转向夫人)我是骑士,不用管这些。他辱没我的公主,就该收到惩罚。

教士:疯子,看我怎样除了你。

堂吉诃德与教士不管不顾的打将起来。

  

公爵:(对着夫人)夫人,咱还是走吧,小命要紧。

夫人:对,有命才是根本。(拍胸) 哎呦,我好怕怕哦。

公爵扶着公爵夫人急忙下场。

桑:(高举双手)主人加油,我支持你。

突然,堂吉诃德被教士击倒在地。

  

教士:看你就是一个没用的东西。你还有什么可说?哈哈哈,我都懒的和你再浪费我的口舌。哼!(甩手下场)

  

白月骑士上场。

桑:圣母在上,這是誰啊?

白:我是骑士,一个和堂吉诃德有着约定的人,现在我要和他进行决斗。

女仆:你不是我们村的教书先生吗?加尔拉斯果学士

白:(看向唐)我正在等待着你的决斗来确定谁的心上人最美丽,

桑:先生先生,您不能和一个受了伤的人打架,我们刚刚和教士打了一架,我们的屁股还没有坐稳呢。

唐:你住口,对骑士来说,最好的药就是决斗。报上姓名吧!骑士。

白:白色,满月骑士

桑:是土耳其来的。

唐:笨蛋,土耳其的国徽是半月。(转头看白)地点你选,开始吧。

打斗,堂吉诃德倒地

白:(指着唐)屈服吧,骑士

堂吉诃德喃喃自语:杜尔西娅你是神圣王国最美丽的花朵,我不能再继续守护你了。

白:喂喂喂,先生,按照神圣的《骑士条约》我是战胜方,你要无条件服从我,对吧!

堂:(看了看白)是的,骑士,你现在可以要求我做任何事,我将无条件服从你。

白:(揉动手腕)那好吧,伟大的堂吉诃德,现在请服从我的命令,在我规定的日期内回到你的村子里。

白月骑士下场(其他人保持静止)然后桑丘扶起堂吉诃德,其他人退场。女仆与

堂吉诃德桑丘三人留下,桑丘站在堂身后静止不动。

堂吉诃德:看着地面“我尊贵的公主,我将要回去了,再也不能守护你,为你征战了”

女仆围着堂转了一圈。下场,这时桑可以活动。

堂吉诃德:我们回家吧,关于你总督之位,(叹息,低头)很抱歉。。。。

桑丘:(看着堂)

俩人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