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匠
发布时间: 2017-06-19 浏览次数: 12 文章作者:

故事梗概:

木匠世家出生的赵童宇肩负着传承家族木雕技艺的使命,但在校园生活中爱上了大提琴并显露出超常的音乐天赋,也因大提琴邂逅一场美丽而又纯洁的爱情。婚后,妻子却逼迫赵童宇放弃木雕,全身心投入大提琴的演奏和谱曲上,但赵童宇却在家族祠堂的拆迁中,看到了木雕的没落,也慢慢感受到木雕其实早已深入自己骨血。面对家族使命和妻子的强压,赵童宇最终选择回归木雕,放弃音乐。本剧用片段式的叙事方法来表现赵木匠在恋爱、婚后、独居的三个阶段。运用散文化的创作手法来刻画徽州人的性格特征、精神追求与生活态度,表现徽州人与生俱来与徽州文化的脐带关系。

    

人物介绍:

赵童宇:中年又被叫做赵木匠,出生于徽州的木匠世家,木雕技术精湛,有超常的音乐天赋,不善言辞,性格温柔,却也倔强,热爱大提琴,但最终选择传承木雕技艺,与妻子离婚后回到徽州

雪婷:赵童宇的妻子,为赵童宇的演奏事业奔波,最终带着孩子与赵童宇离婚,为人霸道,控制欲强,注重名利

小木:从小生活在母亲的控制之下,热爱大提琴,代替父亲继续着大提琴的演奏,渴望父爱,最终找到父亲

小张:一直以来帮赵木匠接单,说话快,性子直

教授:是赵童宇年轻时的好友,受赵童宇的嘱托帮忙照顾小木,是小木和父亲联系的关键人物

赵良康:赵童宇的父亲,徽州木雕的传承人

杨丽:赵童宇的母亲

1、日  内  徽州大院

太阳洒下柔柔的的光线到屋内,屋内陈设简单,摆放着许多木制工艺品,屋外青山绿水非常美丽。赵木匠拍了拍自己的衣袖,轻轻擦拭唱片机上的唱片,将唱针放下,屋内回荡着大提琴独奏,赵木匠拿着锯子开始工作,此时正是大提琴独奏和锯子锯木头的画面合二为一,赵木匠停下动作缓缓抬头,向右上角的窗户望去,眼神变得迷离。

  

2、日  外  天台

音乐未停,赵童宇坐在图书馆的天台上,闭着双眼,练习着拉大提琴的动作,十分投入。这时一双手将赵童宇的眼睛轻轻蒙上,赵童宇回头,雪婷坐到了赵童宇身边。

雪婷:又在天台上练习大提琴啊。

赵童宇:你怎么来了?

雪婷:在木雕室没看见你,我猜你就在这儿。

赵童宇没说话,低着头。

雪婷:怎么了。不开心吗?

赵童宇:昨天音乐系的罗老师找我谈话,说学校可以破例让我在学期结束前转专业,但是我拒绝了。

雪婷:为什么?童宇,你有很高的音乐天赋,只要把握时间学习大提琴,甚至可以超越一流的演奏家,那是……那是很多专业乐手努力练习都不一定能达到的,我不希望你为了木雕而浪费你的天赋啊。(激动)。

赵童宇沉默。

雪婷:(有些气恼)童宇,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赵童宇:雪婷,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梦想着成为像我爸一样的木雕艺术家,尽管我笨,父亲还是细心教我雕刻,从打轮廓线到修光,最后细刻,一幕幕都浮现在我脑海里,我也一直以为,我的生活只有木雕,直到大学里我遇见了音乐,遇见了大提琴,遇见了你……

雪婷:童宇……

赵童宇:可是这样的话,我就没办法好好学习木雕,这让我觉得很为难。

雪婷:那音乐呢?

赵童宇:音乐是我的梦想,我不会放弃,但是要为了音乐而抛弃木雕,我也做不到。

雪婷:那你打算怎么办?

赵童宇:我会努力学习音乐,但是我也不会放下木雕,我想毕业后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音乐工作室。

雪婷:童宇,你追逐自己的梦想,我会支持你的。

赵童宇:谢谢你,雪婷。

雪婷轻轻靠在赵童宇肩膀上。

镜头拉至远景,两人互相依偎。

  

  

3、日  内  徽州大院

赵童宇拖着行李箱走进家门,杨丽从厨房出来。

杨丽:童宇回来了啊,饿了吧,快洗洗手,妈给你热饭。

赵童宇:妈,爸呢?

杨丽:你爸在祠堂呢。

赵童宇:我去找爸。

赵童宇放下行李,向祠堂走去。

杨丽:先吃了饭再去啊,这孩子!

  

4、日  外  祠堂

赵良康坐在祠堂的台阶上,戴着眼镜正在用小锉刀细细打磨窗格的边缘,赵童宇走了进来。

赵童宇:爸!

赵良康停下手中动作,抬头,扶了扶眼镜,微笑着。

赵良康:回来了啊!

赵童宇:(坐在赵良康身边)爸,祠堂冷,您怎么穿这么少。

赵童宇脱下羽绒服给赵良康披上。

赵良康:穿太多干活儿不利索啊。

赵童宇:爸,您还是休息会儿,让我来吧。

赵良康:(欣慰)儿子真是出息了。

赵童宇笑笑,接过赵良康手中的工具,把窗格移到自己身边,开始细细打磨窗格边缘。

赵良康:这边磨得差不多了,(指指中间)龙凤呈祥中的龙头还没有细刻,这是最关键的部分,你可要看仔细点儿。

赵童宇:知道了爸。

赵良康:这木雕啊,讲究的是灵巧,你别看它是用刀一下一下刻出来的,但它的神态可是随着我们手艺人的心,你要是有心哪,能把图刻活喽。

赵童宇:我知道,就和音乐一样,不仅要把乐谱上的音符弹成流畅的曲子,还要给它情绪和活力。

赵良康:是这个理。

赵童宇皱了皱眉,雕刻开始吃力。

赵良康:(意味深长地看着赵童宇)童宇啊,雕刻最忌讳的就是手生,手生就吃力,一吃力手上的动作就随不了心了。

赵童宇停下手上的动作。

赵童宇:爸,我想和您说件事儿。

赵良康:什么事儿?

赵童宇:我想毕业后开一家音乐工作室,专心拉大提琴……

赵良康:大提琴?

赵童宇:对,大提琴是我的梦想,从前我以为我的生活只有木雕,可是大提琴让我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爸,我想成为最好的大提琴演奏家!(激动)

赵良康怔了怔,摘下眼镜,慢慢起身离开祠堂,赵童宇看着父亲的背影。

赵良康:这木雕啊,也不缺你这一个手艺人。

  

5、夜  内  徽州大院

赵木匠正在雕刻手工棋,耳边响起赵良康的话。

画外音:这木雕啊,讲究的是灵巧,你别看它是用刀一下一下刻出来的,但它的神态可是随着我们手艺人的心,你要是有心哪,能把图刻活喽。

赵木匠起身走到窗户旁,抚摸雕刻着龙凤呈祥的镂空窗格。

  

6、日  外  院子

[闪回]赵童宇带着雪婷和已经五岁的小木,穿过窄窄的小巷走进了一家大院内。

赵良康头发花白,戴着老花镜,左手扶着木质相框,右手正在慢慢雕刻花纹,十分专注。

赵童宇:爸,我回来了。

赵良康依旧在雕刻相框。

赵童宇走到老人面前,手轻轻的搭在老人背上。

赵童宇:爸,我回来了。

老人缓缓抬头,嘟囔着什么。

赵童宇:爸,你说什么?

赵童宇把耳朵凑近,仔细听。

老人:祠堂,祠堂。

赵童宇:祠堂怎么了,爸!

老人:祠堂,祠堂。

赵童宇这才发现老人眼睛红肿着,眼神却有些呆滞。

赵童宇向祠堂跑去。

雪婷:童宇!

  

7、日  外  祠堂

祠堂正在被拆,墙倒塌了一半,杨丽站在远处静静看着。

赵童宇看着祠堂和杨丽的背影,既难过又愧疚。

赵童宇走到老人身边。

赵童宇:妈。

杨丽:你终于回来了。

赵童宇:对不起,妈。

杨丽沉默。

赵童宇:爸好像认不出我了。

杨丽:这些年你爸咬着牙守着木雕,守着祠堂,宗亲都散了,你爸还是没开口让你放弃你的事业。可这拆迁把祠堂毁了,把你爸的心神也毁了。祠堂毁了,把赵家几代木匠的心血全都毁了。童宇,你要对你爸还有一点心,对这祠堂还有一点心,就回来接这一把手,也不枉你在这祠堂磕过头。我和你爸都老了,真的撑不下去了。

杨丽的一头白发,被风吹的有些乱。

赵童宇望着祠堂,眼神复杂。

音乐响起,旋律凄凉。

  

8、日  内  工作室

音乐未停,旋律开始高昂。

雪婷:你为什么要放弃大提琴,我那么辛苦帮你争取到出国的名额!

赵童宇:我有自己的打算。

雪婷:回去子承父业,当木匠是吗,那有什么前途?

赵童宇:接手徽州木雕是我应该做的,这也是我爸临终的遗愿。

雪婷:可是你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

赵童宇:我可以放弃……

雪婷:那么我和孩子呢,你也可以放弃吗?为了木雕,你也要放弃吗!

赵童宇:雪婷,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大提琴对我很重要,但是木雕对我来说更重要,它是赵家几代人的心血!

雪婷:可这工作室也是我们的心血,你让我怎么理解!你难道不知道这次出国意味着什么吗?

赵童宇:但是为了名利放弃木雕,我做不到,做不到!

雪婷:好,好,既然你要选择当木匠,就休想再见到我们母子!

雪婷将桌子上的乐谱向上一扔,赵童宇走出了工作室。

纸张落地的瞬间正好是大提琴的最后一个尾音结束。

  

9、日  内  练琴房

小木已经十岁左右。

特写,小木拿桌子上的松香,独自在练琴房内拉大提琴,极为投入,突然出现一个错音,音乐停止,屋内传来雪婷一连串的斥责声。

雪婷:练了这么多遍怎么还会出错,一点都不用心!

小木垂着头,盯着自己拿着弦弓的手。

母亲:小木,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难道你也想像你父亲一样放弃吗?我对你太失望了。

雪婷起身走出练琴房,重重地摔门。

小木一直失落的低着头。

雪婷走后,小宇将目光转向柜子上的全家福照片,窗户的光影打在照片上,正好遮住最右边赵童宇的轮廓。

赵童宇搂着雪婷,小木站在他们前面,手里扶着一个半人高的木制大提琴,透过照片,只看到雪婷和小木甜蜜的笑容,又轻轻响起大提琴独奏。

  

10、日  内  徽州大院

音乐未停。

赵木匠在屋子里磨着小刻刀,磨得缓慢又认真。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赵木匠回过神,慢慢起身移开唱针,音乐停止。

赵木匠打开门,小张扶着门框,喘着粗气站在门口。

小张:赵木匠,赵木匠!

赵木匠:什么事儿,这么火急火燎的,先进来吧。

赵木匠转身去给小张倒茶,小张紧跟着赵木匠。

小张:您看我急的,不过是好事儿啊赵木匠,您听我说,上回您做的那些个玩意儿……

赵木匠倒茶的手顿了顿,面露愠色,小张一脸歉意。

小张:您看我给急的,连话都不会说了,上回您做的工艺品啊,还真赶巧有人识货,这回又是花大价钱又是拜托我,求您再做一副手工棋,您看行吗?

赵木匠把盛着茶水的茶杯递给小张,转身又坐回椅子磨着小刻刀。

小张急忙放下茶杯走到赵木匠身边。

小张:赵木匠,您说句话啊。

赵木匠:小张,我说过,这活儿也不容易,两个月我只做一回。

小张:您先别拒绝的这么快啊,这不是人家诚心拜托我来这儿嘛,又说是您的熟人,我也不好拒绝,这才厚着脸来求您的,赵木匠。

赵木匠没接话,戴上眼睛,拿起磨好的刻刀,看了看刀刃,又拿起桌子上的巴掌大的大提琴模型开始细细雕刻。

小张转向赵木匠的另一边。

继续对赵木匠说:您怎么又不理我,赵木匠,我知道您是有原则的人,但咱也得讲人情不是,我也替您拒绝过,可实在拗不过人家的嘱托啊。

赵木匠边雕刻边说:小张,你说的我都懂,但这雕刻也是门艺术,就和大提琴演奏一样,得慢工出细活,急不得。

小张:您说这,我倒想起来拜托我的教授啊,让我和您说,这手工棋要送给一个拉大提琴的学生,您看这是缘分不是。

赵木匠停下手中的动作,思考片刻,放下手中的刻刀。

赵木匠:也许真是缘分吧,行,这事儿我应下了。

小张十分欣喜。

小张:由您这句话,我算是安心了。

赵木匠:你先回去吧。

小张:那我可就先回去了啊,下个月我再来。

赵木匠目光向下移,定格在大提琴模型。

  

  

11、日  内  徽州大院

天空白云流动,风吹树叶沙沙作响,离赵木匠家窗户最近的一棵树的叶子被吹进赵木匠家,落进柜子上的盒子里,赵木匠将雕刻好的大提琴模型放进盒子里,并没有发现落进的树叶便盖上了盒子,柜子另一旁陈列着已经雕刻好的手工棋。

  

12、日  外  院子

小木二十一二岁左右。

小木背着大提琴走进院子里,礼貌敲门,开门的是满面笑容的教授。

小木:教授。

教授:快进来,小木。

  

13、日  内  教授家

小木跟着进了屋,将大提琴倚放在玄关的柜子旁。

教授:听说你琴练得越来越得心应手,已经得到好几位大师的赏识了。

教授一边给小木倒茶一边说,小木坐在沙发上礼貌的接过茶杯。

小木:这是母亲的期望。

教授:孩子,我都知道,只是我希望你是真心爱演奏。

小木站起来,一脸真诚。

小木:教授,我真的喜欢大提琴。

教授欣慰的笑了,坐在小木身边。

教授:如果你父亲知道的话,一定很开心。

小木:教授?

教授:你的父亲也爱音乐,只不过比起音乐,在他心中有重要的东西。

小木看着手中的茶杯,十分感伤。

小木:更重要的东西?他更爱木雕是吗?

教授:就像你深爱着大提琴一样,你的父亲也同样深爱着木雕,而这份深爱包含着几代人的心血,包括你的爷爷。个人理想和家族传承,你父亲选择了后者,你能理解吗,小木?

小木:可是我呢,我是他的儿子啊。

小木觉得有些委屈。

教授:(温柔)小木,你父亲最愧疚的就是这么多年没能陪着你啊。

小木:和母亲在一起的这些年,我一直很想念父亲,母亲虽然嘴硬,但我知道,她也很想念父亲,我不恨父亲,我更希望的是我们一家三口能够相聚。

教授:真是好孩子。

教授抿了一口茶。

小木:教授,我真的很想念父亲,我想念小时候他教我拉琴,您能帮帮我吗?

教授教授不再接话,笑了笑,起身将一个精致的大盒子放到小木面前。

教授:礼物。

教授端着茶杯,站起身走到一款老式唱片机前面,放起了轻柔的音乐,眯着眼睛,享受着音乐。

小木不紧不慢的拆着盒子,将盒子打开,看到的是一副精致的手工棋,小木脑海中出现小时候和父亲下棋的画面,父子二人笑得如此开心,回过神来不免有些感伤。

小木发现手工棋旁还有一个小木盒,小木慢慢把小木盒拿起,小木盒没有任何花纹和文字,他将小木盒打开,里面放着的一把精致的大提琴模型。

教授走到小木身旁,坐下。

教授:记得你父亲也给你做过一个这样的模型。

小木看着教授许久,此时只有音乐缓缓流淌,当小木低头看盒子时,发现盒子侧面印着一串地址。

小木:(有些激动)教授,我想我知道父亲在哪儿了。

教授:去吧,孩子。

小木:谢谢教授。

教授一个人坐在屋内,听着音乐。

  

14、日  内  徽州大院

赵木匠正在用小刻刀给一把真正的大提琴刻字,字刻在大提琴的边缘,十分精致。

屋外传来敲门声,小张跑去开门,赵木匠还在小心翼翼的一边用布擦小刻刀,一边小心翼翼的刻字。

门开了,小木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小木盒。

赵木匠将最后一笔刻好,回头正好和小木对视。

小木看到赵木匠身旁的大提琴,赵木匠看到小木手中的木盒,二人相视一笑。

此时响起一把大提琴的独奏,五音不全。

  

15、日  内  练琴房

音乐未停。

[闪回]小时候的小木正在吃力地拉大提琴,五音不全,一只大手宠爱的抚摸着小木的头。

又出现另一把大提琴的声音,旋律优美,低沉婉转,两把琴的旋律相合。

小时候的小木和年轻时候的赵木匠拉着大提琴,偶尔对视,洋溢着幸福的表情,阳光洒在一大一小的两只手上。

  

  

评语:在如今日新月异的城镇化的今天,不止木雕,而是以木雕为代表的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都在迅速的没落,也因为时代的发展,新与旧矛盾也凸显出来,不仅仅是工艺,也有人们的价值观的矛盾,而作者也由此为切入点,通过大提琴与木雕的选择描写了一个关于亲情与传承的故事。每个人心中都有梦想与使命,赵童宇的梦想是大提琴,他很有天赋,离名利只有一步之遥,当看到木雕的没落与父亲黯然失色的身影之后,身上流淌的不可割舍的徽州文化的血液使他经过短暂的犹豫与挣扎后选择了从父亲手上接过默默无闻的木雕手艺,因为木雕夫妻离婚,家庭支离破碎,也因木雕父子重聚。作者的语言很有画面感,平淡的语言却引人入胜,令人动容,剧情矛盾冲突合理,同时立意上也可圈可点,通过细节描写使人物的性格跃然纸上,唯一的不足之处便是在每个场景的过渡中有些生硬单薄,总体而言是一篇优秀的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