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构图的暗示作用
发布时间: 2017-05-24 浏览次数: 10 文章作者:

一些人分析所谓电影中构图、色彩的暗示等

观众能感知吗?


在一些类似“看电影的门道”的分析文章里,有类似“某种构图表达人物的困境”、“赴约时的红色衣服表达情欲”、甚至“某个固定镜头而非运动镜头在这里用的多么绝妙,表达了…”等的表述,此类暗示普通观众能感知吗?的确是导演如此设计而不是旁人过度解析吗?赴约时就不能穿别的颜色的衣服吗?

  


old sai:

观众能感知。不一定能识别。
不同的观众,感知大概有强弱区别。
说一个简单的,去年的电影《夜行者》


构图来说,右侧女性占据的画面空间更大,左侧男性占据一角。说明女性在两者关系中目前占据了主导地位。男性甚至看起来有点渺小,动作也比较拘谨。

  


但是在这一个场景叙事中,一组镜头就几乎交代了剧情未来的发展。男子随着自我阐述逐渐向女性逼近,占据更多的空间。可女性仍然占据了主导位置。


  


最后,两者的关系互换,男性占据了画面一半,女性的主导地位消失了。
观众只需要感受就好了,好的电影制作者,费尽心思注重细节,就是为了让人感同身受的。


DrunkLens:

优秀电影的造型手段可以做到影响观众的感知,为影片的叙事服务。但注意这种影响是潜意识的,观众不用分析(电影是动态的,观众也来不及分析),自会接受画面传递的信息和情绪。


  


《谍影重重3》的一张截图,巨大的前景,给你的直觉感受就是:前面这个人给你带来的巨大压力和威胁(剧情也是这样,老家伙事情败露,被记者抓到线索和把柄)。


  


《末代皇帝》的截图,这是一个移动镜头,镜头先是静止,待押送犯人的车停,镜头开始升起,升起的过程中的构图,左边前景始终卡着一面巨大的墙,人仿佛都蜷缩在画右,即便单看画面,就给人一种压抑的直觉感受。(剧情是溥仪被押送到战犯管理所,他由皇帝变成了囚徒。)


  


《勇闯夺命岛》的一张截图,栏杆的影子打到人身上,让人马上想到禁锢,如果你不信试想如果不是这种光影设计,画面是不是就没有这种力道,就缺少了这种直觉感受。这种潜意识来源于生活经验,这种光影效果一般都会出现在牢房。这种潜意思存在人的记忆里,百叶窗的影子打到脸上,也会给人相似的感受,如今年上映的《烈日灼心》就用到了这种造型手段来展现人物的内心状态。


  


《血溅13号警署》的截图,俯拍给人有远去,渺小的感受,试想如果仰拍或平拍,是不是渲染情绪的力度就差了很多。(剧情就是一个探员中枪身亡)


  


《角斗士》开头战争戏前的一张截图。画面的冷色调渲染了战争前的肃杀气氛,如果换成暖色调,就不会给你这种感受了吧。而且这种冷色调,其实也有他更深层次的叙事含义:这场残酷的战争,即便取胜也难称得上是真正的胜利。


  


《辛德勒的名单》,如果画面都是黑白,你的视点会不会一直被小女孩牵动。


  


《钢琴家》的截图,同样是二战题材电影,看色彩片怎么处理色彩。开始虽然波兰已经遭受战争侵袭,但主人公并没有意识到战争最后的残酷,第一张图出现在影片开头,画面整体以暖调为主,色彩的饱和度也比较高,随着剧情的发展和人物命运的变化,这部电影的色彩,逐渐由暖到冷,由色彩饱和到消色。在影片最后,看第二张图,冰冷的色彩基调,极致的空间场景设计把人在战争中孤独绝望的情绪推到极致。

总之,好的画面设计的初衷就是观众观影过程会被潜在的感知,这东西属于有了观众看不出来,都没有很可怕的事,观众知道点也能更好的欣赏电影。好的电影还是会讲究这些的,就想画幅画,远看大关系好,近看笔触和色彩关系处理的是否精妙,这些都有才算的上一幅好作品。


我只是一个机器人:

老牛仔《完美的世界》里的一段,我认为是镜头设计很好地辅助了场景。


  


第一组正反打,警长和他的副手发现屋里来了个不认识的人。


第二组正反打,女子说明身份,是州长指派她来协助破案的。女子地位有所提升,在画面中也不是那么受压迫了。当然她站起来的时机也恰到好处。


不过毕竟是陌生人,你看这站位和构图,一番交锋之后他们还是把女子孤立起来了。
这个场景,如果画面只是在几张脸上来回切换,哪能表现出来气氛的微妙转变。它拓宽了观众感知人物关系的渠道。 


王大帅:

我只举一个例子,就是奉俊昊导演的《杀人回忆》里面的一个镜头。


嫌疑犯与苏探员打斗后,走入了大面积黑暗的隧道。


而苏探员和朴探员最终还是在隧道口站住了,仅有一点点光明。

这象征了代表邪恶势力的黑暗,最终还是打败了为数不多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