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魔兽
发布时间: 2016-06-18 浏览次数: 2 文章作者:

再见,魔兽

 

 

 

 

6月8号,一部名为《魔兽》的电影在国内上映了,和一般的大片相比,在各大城市的电影院里,不同的观影人群看到后也许会有不同的反应:

 

某现充:达令,这个美国大片看着不错,我们去看看吧!

 

某妹子:这个怪兽好可怕!有吴彦祖哎!你跟我说这个是吴彦祖?

某中年大叔:这个不是我儿子当年天天跑网吧玩的那个游戏么,害人不浅呐。

 

某小学生:垃圾游戏抄袭CF,我大LOL改编成电影分分钟完爆之!

这时,你也许会看见一群画风不同的人,他们穿着邪教一样的红蓝T恤,手里挥舞着各式奇形怪状的物体,口中嚷嚷着一些听不懂的英文,有些还会分成两派欲行斗殴状。这时,请不要惊慌,不要拨打110,多给他们一些爱,因为他们来自于一个叫“魔兽玩家”的组织。

 

在这个讲究情怀的时代里,《魔兽》却并没有去刻意迎合玩家群体。《魔兽:崛起》的剧情是第一次兽人战争,故事的蓝本是1994年发售的《魔兽争霸1》,那是只有骨灰级玩家才玩过的游戏,大部分国内玩家都是从《魔兽争霸3》开始接触这个系列,因此在玩家中名声最大人气也是最高的桥段无疑是巫妖王阿尔萨斯的故事。因此当官方放出剧情梗概时,不少知识不够“渊博”的玩家都不了解。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暴雪的野心:从阿尔萨斯初出茅庐到成为巫妖王的这段故事,不仅玩家耳熟能详,同时也是爱恨纠葛、荡气回肠,无论从故事的人气度还是剧情的可塑性还是来说,都是改编的第一选择。

 

但是暴雪并没有刻意去讨好玩家,而是选择从头开始讲述魔兽的历史,这一来是从商业角度考虑,毕竟游戏玩家还是小部分,票房的主体还是一般大众,二来是明显是计划拍成《指环王》一样的系列电影,单从魔兽世界观的丰富程度来说,拍个几十部都绰绰有余,但最重要的还是质量,如果电影质量和票房都能够媲美《指环王》的话,那么无论是三部曲还是五部曲,相信《魔兽》这一系列恢弘的史诗必将顶着魔幻电影与游戏改编电影两顶桂冠载入史册。《魔兽》从2006年到今年,不多不少刚好十年整。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对于无数望眼欲穿的老玩家来说,从暴雪2006年公布魔兽的电影计划到今天,十年的春夏秋冬足以让不谙世事的花季少年走到了而立之年的人生路口,如今重新邂逅这个青春的情人,怎能不让人唏嘘不已。

很多人也许不理解魔兽世界对于热衷于此的玩家们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年长者更会对沉迷游戏的人嗤之以鼻。在很多人眼里,游戏仅仅是一种娱乐消遣的方式罢了,特别是在MMORPG(指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 [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Playing Game)日渐式微的当下,很多95后和00后压根就没接触过魔兽。谈魔兽,绕不开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魔兽这个IP拥有如此之多的情怀党?这除了游戏本身的素质外,还和我们周围的环境紧密相连。

游戏在中国社会从最初的小霸王,到单机与RTS(即时战略游戏(Real-Time Strategy Game))的网吧热潮,到MMORPG的全面开花,再到现在MOBA(>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 Games 的简写,意为多人联机在线竞技游戏)的星火燎原,网络游戏在中国的发展,在我看来大致可以被三款代表性的游戏分为三个阶段,而魔兽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和整个社会大环境是密不可分的,。

第一个阶段是刚跨入21世纪时由传奇掀起的网游热潮。彼时互联网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是个新鲜玩意,昂贵的PC在家庭的普及率还不算高,这时网络游戏作为一艘“黑船”驶进了人们的视野。传奇可谓是当时最具代表性的网游,直到现在各种页游都还打着传奇的情怀牌,在那个网游的蛮荒纪元中,传奇所带来的开创性可见一斑。那时人们对网游的认知还仅仅是一个模糊的印象,真正接触的人也不多,这就如同改革开放后涌入的各式眼花缭乱的新事物一样,大众对网游更多怀揣的是新鲜与好奇,排斥的态度并不那么强烈。

 

而第二个阶段,诚如狄更斯所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魔兽与魔兽家们,在这个时代里被赋予了独特的时代印记,为什么魔兽会被情怀党捧上天,除了它确实好玩,还有就是游戏本身的难度高。

 

第三个阶段是近几年由LOL和DOTA带来的全民电竞时代。从2011年到现在,LOL从默默无闻到以摧枯拉朽之势红遍大江南北,LOL开启了一个真正的全民电竞的时代,把网络游戏这一从前人们敬而远之的事物真正带入了千万寻常百姓家,这是从前任何一个游戏都没有开创过的伟业,之前没有网游能在普通大众中有这么高的普及率。LOL在捧红MOBA的同时,也用肉松饼致富了一大批人,让直播行业风生水起,使大众对游戏的包容度逐渐提高,也带动了电竞产业的规范化,这无疑是身为游戏玩家值得骄傲的时代。

历经了传奇的辉煌后,网游产业蓬勃发展,腾讯、盛大、网易等一批互联网公司借机崛起,梦幻西游、天堂、CS等网游在学生中间风靡一时,同时随着网吧与PC的普及,青少年沉迷于网络逐渐成为社会所关注的话题。随着“网瘾少年”问题的愈演愈烈,普罗大众对于“电子海洛因”的恐惧逐渐加深,不少有孩子沉迷网游的父母对游戏的憎恶日复一日,这使得整个社会将网络游戏视为洪水猛兽,一度将其定义为精神鸦片不遗余力地加以排斥。

 

2005年,魔兽在大陆正式公测,凭借着其高的令人发指的游戏素质,瞬间吸引了一大批玩家的入驻,可想而知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父母在网吧里揪出不能自拔的网瘾少年,对网游特别是魔兽妖魔化的声音更加甚嚣尘上。期间最著名的事件当属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但是效果却并不高但这种非人道的治疗方式却甚至一度被家长视为救星,“叫兽”一词也由此逐渐传开并成为讥讽与恶搞的对象。还有就是陶宏开的一系列“妖魔化”言论,对游戏进行无了差别攻击,同时国家层面陆续也出台了反沉迷、绿坝等政策措施,在这一系列的舆论漩涡中,最痛苦的无疑是广大饱受精神压力的“中二少年”们,学习成绩好的情况还好些,书读的不好的,游戏就会首当其冲成为背锅侠。2009年,发生了两件对魔兽世界甚至整个游戏业都有着重要影响的事件。一个是魔兽世界大陆运营权的易主,网易代替了九城成为这棵摇钱树的新主人。这要是正常的商业竞争的话也没什么,坏就坏在由于牵涉到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等政府部门的政策与利益纠纷,以及暴雪、网易、九成三方的明争暗斗,导致魔兽停服了长达两三个月之久,玩家们成为直接的受害者,丧失了大量的时间与金钱,让不少懵懂少年有种被当做砧板鱼肉的感觉,这使得“维权”的声音逐渐在玩家群体中间觉醒与涌动。

 

第二个则是由性感玉米等玩家自制的电影《网瘾战争》上映,这部诞生于停服时的电影,借众多未受网游“毒害”的普通玩家之口,通过针砭时弊,发出了属于青少年一代的呐喊声。至今我仍忘不了当年看完电影后那种愤懑与不甘的心情,其中的一段经典独白也被视为千万wower(游戏玩家)最真实的心声,这也可以被视为玩家的独立人格与抗争意识逐渐觉醒的标志之一。

 

对于生于改革开放后的独生子女而言,成长的环境与父辈们有天壤之别,优渥的生活与迥异的价值观使我们被扣上了“80后”、“90后”的帽子,被社会定为“叛逆”与“非主流”的一代,十年前的学生不像现在一样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和社会上评头论足的主流声音相比,那时处于学生时期的年轻一代无疑是话语权低微的弱势群体,社会对游戏玩家的包容度也远远不及现在。因此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趋于封闭的城市生活、日渐繁重的学业与父母的不理解所带来的精神压力让其转而将游戏作为精神的寄托,因为在游戏里,特别是魔兽世界这个不花钱也能变得很厉害的游戏里,不管现实生活中是人生赢家还是落魄子弟,每个来到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平等的,没有贫富贵贱之分,都可以与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们一起,靠自己的努力推倒BOSS、拿到紫装、号令公会、PK封王,从而找到自己实实在在的价值与归属感,这种游戏带来的成就感多少可以带给人以现实世界无法给予的满足,这是不少人沉迷于虚拟世界不能自拔的根本原因所在,也是青春期对社会叛逆与抗争的一道缩影。

情怀好比老酒,时间越久,醇香更浓。为什么魔兽会被赋予如此强烈的感情色彩,是因为在十余年后的今天,那批从学生时代开始接触魔兽的老玩家们,现在大多已经走出校园,步入社会,成为职场新人,甚至娶妻生子,成为中流砥柱,各自都拥有了平凡而不同的人生,而魔兽,早已封存在了记忆之中。这时,已经长大成人、脱掉当年“网瘾少年”帽子的他们,已经能以成人的视角泰然地面对曾经种种,再时不时再回头看看当年与魔兽相伴的岁月,会发现,在种种学习、生活、工作与外界的压力下,当年在游戏度过的那些岁月是如此的美好,在这里,他们能抛开一切现实中的顾虑与不快,尽情地享受另一个世界带来的归属感与成就感。虽然现在游戏多了、画面好了、不用为点卡发愁了、可以尽情氪金了,但却怎么也找不回当年玩魔兽的那种纯粹的兴奋与快乐了。魔兽老了,他们也长大了。

他们曾经在另一个世界里荒废了许多人生的美好时光,当别人忙着社团、交际、学习的时候,他们却打着游戏,没有像别人一样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在他们青春的简历上,这个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徒留下和花我金钱、烧我时间、堕我斗志、毁我前程的魔兽谈了一次注定没有结果的恋爱。但当这一天,已经长大的他们重新看到了魔兽的海报,脑海中的那个角落瞬间奔涌出了无数的过往,静静地流淌过那些年里灰谷的雨、荆棘谷的夜、纳格兰的风、冬泉谷的雪,就像回忆起了初恋中的点点滴滴,会猛然发觉,自己的青春其实并没有虚度,这份弥足珍贵的回忆已经变成多少金钱和名誉都无可替代的精神财富,曾经在学生时代与它共同经历过的迷茫与奋斗,都在岁月的沉淀中成为人生道路上最美好的心灵慰藉。

与其说魔兽是一代人的回忆,不如说是一个时代的烙印,就像我们的父辈祖辈将青春播撒在了山间与田野一样,老男孩与魔兽的羁绊也终于成为一代人共同的青春红线,整整十个春夏秋冬,一代人目睹了魔兽的盛衰,魔兽也见证了一代人的成长。如今,魔兽早已辉煌不再,MMORPG的阵地逐渐被MOBA、手游、页游的浪潮所淹没,在抱着手机长大的95后与00后眼中,魔兽俨然成为了上个时代的老古董,在ACG的圈子成为了退休老干部般的存在。如今,《魔兽》已经上映了,就像《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里的最后一幕,男孩送给女孩的喜帖上写着的那行字一样,于他们而言,走进电影院就像是参加一场看着初恋嫁作他人妇的婚礼,挥一挥手,没有苦涩与不甘,只有满足与祝福:新婚快乐,我的青春。  

 

很久很久以前,艾泽拉斯大陆流传着一个传说:击败风王子桑德兰后,就能得到一把勇士们梦寐以求的佩剑——雷霆之怒·逐风者的祝福之剑。在这把传说中的宝剑上,你可以获得这样一行甜蜜的祝福:英雄,愿你有一份不悔的爱情。

但是当无数为之竞折腰的英雄得到这把梦寐以求的神器后,却发现剑身上根本不存在这行隽永的小字:这只是个不存在的故事罢了。

多年之后,这把见证过无数辉煌的神器早已被尘封在了无人问津的仓库中,人们已经不再记得它威风凛凛的样貌与为之色变的力量,但不知为什么,却一直记得那个美丽的谎言。

 

最后人们懂了,再强大的武器,也不可能赋予你永恒的力量。真正能够长留在人们心中的,是那份历久弥新、无可替代的珍贵记忆。

再见了,魔兽。再见了,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