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杆大烟枪》影评
发布时间: 2016-05-27 浏览次数: 17 文章作者:

《两杆大烟枪》影评

·里奇是一个极好的导演,就像我们对伟大的孔子一评价的那样,孔子不仅仅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还是一名伟大的教育家。盖·里奇同志也是一位伟大的电影教育家,他的处女作《两杆大烟枪》创造了一种新型黑色幽默电影模式,可复制,易推广,完全可以做成美国版大烟枪、俄罗斯版大烟枪、乌兹别克斯坦版大烟枪。而且他用一部高逼格的电影鼓励了英国人民在大英帝国衰落后的文化自信心,听听他在电影里的皮里阳秋吧:四个小混蛋钻进隔壁毒枭的房子里,准备埋伏,艾德走到玄关,居然准备品茶,肥皂说:你他妈的在干嘛,艾德说:我在品茶,大英帝国就是建立在茶叶之上,肥皂说:那你看看它现在的下场吧。大英帝国的衰落是事实,但是盖·里奇和几千万英国人民依旧没有丧失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他借艾德表达出自己对美国强势文化的态度:日你娘,老子落魄了,但是老子还是有姿态,还有抢劫前也要品茶的姿态。《两杆大烟枪》总是让人想到昆汀的电影,搜索引擎上如何区分昆汀和盖·里奇两种黑色幽默的问题一抓一大把,但昆汀和盖·里奇显然不同,盖里奇把背景放在伦敦街区,这逼格就高了25度,更不用说电影里苦心孤诣的连英语超烂的我也能听出来的极其奇特的英式发音,这种语言元素在《疯狂的石头》里面继续得到了发扬。

那么,炮制一部盖·里奇这样的黑色幽默电影有哪些要素呢,试试下面这些,看看我总结的是否和你相同。

1.暗色调的色彩和光线
既然是黑色幽默,必须要配得上黑色这个名称,从第一个镜头开始,整部电影的色彩都是偏暗的,甚至让人产生这是一部黑白电影的错觉。黑色对于黑色幽默的电影很重要,首先它象征荒谬,荒诞,其次它能制造出一种漫画效果,漫画式的表现手法最适合展示电影中种种匪夷所思的剧情。《罪恶之城》两部曲可以说是将这种效果发挥到极致,在浓墨重彩的黑色之下,再夸张的场面也让人容易接受了。但前面说了,这部电影还是彩色电影,它能让人忽略色彩的效果,得益于他的场面和光线运用,在电影中,出现的颜色都以冷色调为主,如果在整体效果之下出现粉红,鲜黄这样的暖色调,非常让人容易出戏,所以道具选用、场景选择、演员服装都要考虑在内,四个大麻种植员出场的时候,大麻的叶子本来是很鲜艳的,但是被处理成了墨绿色,这是光线运用的成果。

2.控制节奏的音乐
这类黑色幽默电影,很容易产生受人欢迎的原声带,因为在这类电影中,音乐往往会扮演比在一般电影中更重要的角色。音乐分为歌词的歌曲和没歌词的音乐,以音乐为主,剧中各派人马出动,渐渐向一个圆心汇聚又交错开来,过程之中节奏的掌握非常重要,音乐作为节奏的艺术,是掌握节奏的极好工具。每派人物几乎都有自己特定的音乐,比如镜头闪向哈利的性用品店时必响起的爵士乐,这代表了哈利的老派作风和优越地位,逗比小偷二人组出现时,总是想起谐趣的鼓点,音乐的运用在各路人马冲向艾德的出租屋时达到高潮,随着各路人马的逼近,音乐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混杂。音乐的类型最好也考究一点,爵士乐、吉他扫弦、电子鼓都有谐趣的效果,而且必须有一定的音乐内涵和品味,像《宿醉》那样老拿打榜的口水歌来凑数,我大英伦的逼格何在?优美的钢琴曲?当然营造反差的话可以用,如果要作为主体的话还是应该去看《音乐之声》。

3.快速切换镜头
围绕这两个大烟枪的出场人物,小混蛋四个,黑吃黑的贩毒团伙四个,大麻种植员四个,哈利帮四个(包括杀手和他的儿子)、罗伊黑帮四个、小偷两个、艾德父亲加希腊人尼克两个、交警、机枪女孩等酱油人物就不算了,总共24人要在电影里交待清楚并且让他们展开行动,多来几个侯孝贤式的镜头这电影不用拍了,必须短平快,而且在第一轮逐个介绍不同方面的人之后,又要再继续循环,循环的时间渐次缩短,节奏越来越快,最后再汇集到前往艾德出租屋的那场戏当中。让我倍感欣慰的是,虽然艾德和贩毒团伙住在隔壁,但是并没有用两个镜头并置的效果来表现对比,电影中只有一次出现两镜并置,就是逗比小偷打电话给尼克的时候。虽然说住在间隔,用两镜并置的呈现手法完全合理,但是这种方法给人感觉真得……low,我相信盖·里奇是出于逼格考虑而有意回避了这个方法

4.黑话的语言艺术
虽然会惹上外国的好东西中华古已有之的自吹自擂嫌疑,但是这类黑色幽默电影有些群口相声的感觉,里面的每个人都是语言大师,都是不可多得的段子手。语言是撑起整部电影幽默感的基本元素。里面的经典台词不胜枚举,带有地方特色、行业特色,而且人人都能来上一段:比如艾德初次见到哈利,为了不输气势,在哈利有点瞧不起地说你是JD的孩子之后,他说,是的,但很抱歉我不认识你的父亲,哈利马上反唇相讥:很好,你只要继续这么说混帐话你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比如斯坦森在萨摩尔吧看见拿上来的鸡尾酒,说:我的天哪,这简直是一座热带雨林,你都可以和一只猩猩在里面谈恋爱,更不用说guns for showknives for pro这样的金句,连杀手的小孩都能说出:闭嘴巴里,你这个娘娘腔这样的好话,充分体现了盖·里奇嘴炮要从娃娃抓起的决心。

5.点阵游戏
电影如同各自各样的游戏,人物在各自游戏中扮演的角色是不同的,有的游戏以人物为主,整个游戏讲得就是人物的成长和救赎之路,但有的游戏如战略游戏,人物已经降至工具的地步,成为排兵布阵的一个个小点。《两杆大烟枪》就好比是点阵游戏,里面谈不上有什么人物,他们都是巧妙的情节服务的。纵观整部电影,人物的内心没有也不应去探求,他们就像是棋盘上的一颗颗棋子,由各自各样的操控形成各自各样的局势,但如果把棋子掰开,你会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所以,人物的性格和思想是不应被考虑的,他们应该随时随地根据剧情的要求做出各自行为。就拿小偷二人组来说,波波头小偷应该是非常胆小的,在面对杀手夺走枪之后,他不敢有进一步的行动,但在同伴中枪以后,他异常勇敢地冲进室内开枪。当然这样的行为反差是可以进一步解释的,但在黑色幽默的电影中无需解释,解释就是错误。如何把奇特的行为变得合理呢?就像四个街头小混混忽然想去黑吃黑一样,除了之前那些让电影变得更荒诞的技巧之外,还需要注意选取人物,出现在电影里的人物不能是正常人,他们都是一些社会边缘人物,看看吧:伦敦小混混、黑社会、小偷、他们的经历少人了解,他们本身就是标签。如果仔细看的话,里面的每个人都带有一定程度的神经质,比如说话文绉绉,绕来绕去的黑人老大(这种人物在《低俗小说》里表现得更为明显),逻辑思维和常人有别的杀手要债人等等,这一切都增加了电影的喜剧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