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需要伪装
发布时间: 2016-05-27 浏览次数: 4 文章作者:

爱需要伪装

戛纳电影节《银幕》场刊史上最高分,打破了之前[透纳先生]等片3.6分的记录。德国人出众的幽默感夹带在父女感人亲情之中,效果十分惊艳。那么,这部影片是如何做到让如此多人狂爱的呢?

推荐理由:戛纳场刊历史最高分、全手持摄影且无配乐、德国人牛逼的幽默感

推荐人群:亲情片爱好者、父女关系焦虑者、长片爱好者


为解救被工作围困,丧失幽默感的女儿,具有创新精神的父亲化身“托尼·厄德曼”,一个善于大胆调戏生活的喜剧角色。父女生活的各个侧面,无意间流露出两人躲在黑暗处的痛苦。无数一闪而过的幽默瞬间,如抓痒痒般为观众累积愉悦,最终达到非它不行的和解作用。

在电影世界中,喜剧是难度最高的类型之一,而能够入围戛纳主竞赛的喜剧又是多么难能可贵。

天下所有的父母与子女之间,都充满着离别。当有新的事物诞生在子女身上时,另一些东西就会在父母身上结束。[托尼·厄德曼]讲述的就是一个失去与挽留,或者说寻找与相遇的过程。

温弗里德(彼得·西蒙尼舍克饰)与在精英阶层工作的女儿茵斯(桑德拉·惠勒饰)很少见面。这位音乐老师在失去陪伴他多年的爱犬后,决定到女儿工作的城市给她一个惊喜。但在此时忙于处理重要项目的茵斯眼里,父亲的举动更多的带来尴尬,地理位置上的靠近并没有拉近父女之间的关系。爱开玩笑的温弗里德给了自己一个全新的角色——托尼·厄德曼,一个身穿怪异戏服,头戴假发,口含假牙,实力乱入女儿社交场合的“粘人精”,并且每次总能用不同的说辞加入茵斯与朋友的交际。茵斯看得出来,父亲种种行为在豁出去后有着不轻易退缩的执着,因此她勇敢地接受了挑战,对频出的“幺蛾子”见招拆招。慢慢两人发现,玩笑越疯狂时,两人的关系就越近,茵斯也开始明白,是时候在自己的生活中给父亲留一个位置了。

影片准确地捕捉到了这对父女之间的动态关系。最初,已经独立十多年的茵斯认为曾经的家庭于她现在的生活并无瓜葛,她对父亲的一切态度,都发自于阶级、环境赋予她的角色和位置,很难轻易从中逃脱出来。是温弗里德最终采取了大胆的举措,借“托尼·厄德曼”之手为父女关系破冰。实际上,幽默往往是情绪的保护屏障,有时候又是痛苦的产物。作为一个普通的父亲,温弗里德没能成功的处理好与女儿的关系,长久以来同时有两种心情在撕扯着他——对靠近茵斯的渴望,已经对她的怨恨。如今,幽默已经是他最后的武器。

在电影世界中,喜剧是难度最高的类型之一,而能够入围戛纳主竞赛的喜剧又是多么难能可贵。影片中的所有笑点,都必须建立在两个基础之上:确保“托尼”这个角色像确有其人一样栩栩如生;以及“托尼”背后隐藏着的温弗里德一样在场。因此可以说,彼得·西蒙尼舍克的表演工作是“反表演”的,他作为一个专业的演员,要在温弗里德扮演“托尼”时表现出业余的样子。

随着故事的进行,茵斯学会了“放手”,这里的“放手”不意味着“放弃”,而是在她卸下包袱时反而攥紧了更多的东西。尤其是“裸体派对”上,她那样做并非赶时髦,而是为了赶走不喜欢的老板和朋友,尽管疯狂,但至少从那天以后,茵斯再见到老板,都会是当天裸体开门时气宇轩昂的样子。另一方面,温弗里德也从他扮演的“托尼”中解放出来。尽管最后的拥抱隔着厚实的怪物服装,但却足以抹消曾经说出口的无数句道别。